王爷捧在手心上 第23章

  他一下完指令,便披上风衣,准备坐上马车。

  一个女婢慌张的奔过来,挥手大叫:「家、家宰!家宰!王、王爷他──」

  家宰一惊,赶紧探出头。「王爷?王爷怎么了?找着了吗?」

  女婢还喘不过气,只能猛点头,手指着寝殿的方向。

  家宰赶忙跳下车,往寝殿的方向奔去。

  即使心急如焚,但家宰仍理智的把持自己。他来到寝殿,见门是敞开的,并没有贸然冲进去,而是在门外缓缓气,朝里头战战兢兢的喊了声。「王、王爷?」

  他有些忐忑的等待着。

  「家宰吗?」里头传来了声音。「进来。」

  家宰喜极而泣,这的确是王爷的声音啊!

  他快速提着脚步,进去一看──

  王爷竟好端端的坐在书案前,就像以前一样,梳着挺正的发髻,穿着洁白亮丽的白色襦衣,好整以暇、从容不迫的迎接他。

  但不知为何,他一直拿着那柄牡丹折扇,遮掩着自己的嘴巴、鼻子。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王爷没坐正的关系,他总觉得今天的王爷,好像比往常小了一号似的……

  「王爷啊,您、您没事吧?」家宰不确定的问。

  「我很好啊。」王爷很自然的回答,声音也一如往常的好听。「家宰何故这么问?」

  「昨日小人斗胆,来探看王爷是否不适,可、可是……」家宰吞了口唾沫。

  「您不但不在房里,房里还被弄得一团乱……就像那个卧榻一样……」他看了看床铺,果然刀痕还在。

  「昨晚有耗子,你晓得吗?」王爷说。

  「咦?」

  「我发现那耗子爬到我床上,你想,家宰,我还会留在这房里吗?」

  「这、这……」

  「我本想找出那耗子,所以才把床搞成那样;让你受惊了,家宰,这我很过意不去。」

  「啊,请别这么说!王爷,是小的督促不周、督促不周!」家宰说:「我马上唤恩美来处理。」

  「不用找她。」王爷又说:「我差她出府忙别的事了,何时回来,说不定。何况……」

  家宰看到王爷顿了一下,眼神有些不定。

  稍后,王爷的声音又响起。「何况那家伙,办事不力、毛毛躁躁,还是个两面人,人前人后都不一样,实在是──噢!」

  忽然,王爷的身体动了一下,好像在踹什么东西似的,然后他叫了一声,似乎很痛的样子。

  家宰很担心。「王爷,没事吧?」

  王爷的眼睛立刻笑瞇起来。「咳,没事、没事,总之,我昨夜没睡好,替我把房里清洁干净,就不要来吵我休息了,知道吗?」

  「好、好的。」家宰想,王爷真的得好好休息休息呢!「那小的先退下了。」

  「等等,家宰。」王爷又唤住他。「昨日教你办的事,办妥了吗?」

  家宰想了想,答道:「请问王爷指的是,为和州籍的佣人拨款的事吗?」

  「对。」王爷问:「拨了吗?」

  「已经处理好了。」家宰笑得很欣慰。「府上的人,都非常感谢王爷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王爷捧在手心上:http://www.sbenshu.com/wangyepengzaishouxins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