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捧在手心上 第17章

  她为他添加了许多生活情趣呢!

  兴致似乎更好了,解英招来戏院的跑堂,要了一壶温酒来小酌。

  戏直到一更时才结束,王府派了马车在戏院外等候,他便回府了。

  在车上,他静静的坐着,看着窗外的月光,隐隐约约的,他觉得身体很热,胸口也有些闷胀,他想是喝了酒的关系,便闭上眼小憩。

  到了府、下了车,他身体的异常还是没有改善,这让他心情坏了。

  「王爷,您回来了。」家宰迎上去,看了看他,忽然惊呼。「王爷,您在冒冷汗!身体不适吗?」

  「我没事,你别管,下去。」解英挥手,想遣开所有人。

  他身体不佳的时候,最痛恨有人在他身旁,他不要让人看到他异常的模样。

  「要不要小的请恩美做些什么……」他当家宰这么多年了,很清楚这主子的个性,主子没冷冷的告诉他要轰掉他的女婢,就代表这女婢他还看得上眼。

  虽然恩美有些胡涂傻气,但很神奇的,主子并没要她马上滚蛋,家宰合理的推测出,王爷喜欢恩美服侍;这时若恩美出头,他们就不用当炮灰了。

  「我说了,不用,我要休息,不准任何人来打扰!」可现在,连恩美也无法引起他的兴致了,他的身体越来越无力。

  家宰见主子口气硬了,便不再多说;解英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寝殿。

  「王爷就是这样,什么都不愿靠人。」家宰看着解英消失的背影叹气,跟旁边的婢女说:「妳啊,去叫恩美来,要她好好看顾王爷,别让王爷有任何闪失。」

  恩美听到解英回府,就赶忙结束手边的其它活儿,花了些时间烧了盥洗用的热汤后,便提着前往解英的寝殿。

  她来到解英的寝殿门外,正要出声,里头忽然传来痛苦的呻吟声。

  「呼……呼……呃……」

  恩美心一蹦,脸色全白了。「咦?」剎那间,她脑袋里闪过许多可怕的念头,

  「啊──」紧接着,房里传来了低吼。

  这下恩美真的怕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闯入了房间;热汤洒了她全身,烫得她咬牙,但无法让她不正视里头的人的痛苦。

  当她进到房里时,那痛苦的喘息声与哀叫声,却都已经听不见了。

  「这……奇怪?」恩美觉得诡异,这房间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就好像……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不、不会是……死掉了吧?她想。

  她赶紧绕过门,往解英的床铺看去,上头有凌乱的被褥,可是……却没有人?

  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刚……明明就有人的声音啊……」怎么忽然不见了?

  恩美赶紧上前查看,发现除了被褥,还有解英汗湿的寝衣也在上头。

  可、可……人呢?

  她慌慌张张的将被褥掀开,看了看,又跪在地上,将地下四周全看过一遍,在将这寝殿全搜过──没有人。

  事情真的好诡异,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恩美呼吸急促,快要喘不过气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王爷捧在手心上:http://www.sbenshu.com/wangyepengzaishouxins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