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捧在手心上 第1章

  楔子

  恩美提着水桶与扫把,步履艰难的走向连接主堂与客楼的走廊。

  虽说这里名义上仅是一座王府,但是主堂与各个客楼、厢房,都建造得如宫殿般宏伟浩大、美轮美奂。

  瞧这条廊道,站在起头上,竟看不到尽头,宽度也可以站上十个人。

  此时正值深秋,周边满植的银杏,叶子都成了明黄色,把这廊道的周围,装饰得金黄亮丽,乍看之下,好像不是个俗人可待的世界……

  但缺点就是,随风飘落到廊道上的落叶,怎么也扫不尽。

  而负责清扫这条廊道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这里是肃能亲王府,她新主人的家。

  恩美放下水桶,看了看它,不禁低呼──连水桶都是白银打造的。

  这位肃能亲王虽是她侍奉的主人,但对初来乍到的她来说,他就像个传说中的人物一样,很遥远,她只能用这王府上下的物品,去揣想他的面貌。

  她想,这个好大喜功的人物,可能是个挺着大肚腩、挂着一对顺风耳,还留得一嘴自以为飘逸、实则猥亵的胡子的中年男人吧!

  将民脂民膏花费在自己的享受上,这种人,死不足惜。

  恩美紧紧握着拳头,脸色沉了下来。

  不过她马上振作起来,看了看这条浩荡得彷佛可以驶上一辆马车的廊道,深深呼了口气。

  家宰说,她今天一定要把这条廊道清扫完毕,因为亲王今日下午时分,定会走经此路;若让他大爷看到一丁点不顺眼的小东西沾在上面,连他家宰都有得瞧了。

  「因为啊……」家宰说:「爷是个洁癖很重的人呢!」

  她连忙将这条路上的落叶给扫去。

  当恩美拧干抹布,打算将廊道上铺的黑玉砖擦拭干净时,忽然一阵大风吹起,竟把大片大片的银杏叶,又吹上了廊道。

  「哇啊啊啊──」恩美惨叫。「为什么这条走廊旁边要种树嘛?!」

  她推算了一下时辰,只拿起扫把胡乱扫了一下;毕竟扫得太干净,一会儿风起又做白工了。

  扫罢,她便跪在地上,好好的擦地,若遇到落叶,再顺手捡起。

  她就这样慢慢的打扫了一会儿。

  此时,一抹被夕暮拉长的影子,伴着细碎的声音,靠了过来。

  她一愣,抬起头一瞧……

  又愣住了。

  她……从没看过……这么英俊,英俊到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美的男子。

  这男子的五官年轻英挺,细致飞扬的眉透着贵气;双眼的形状完美得像杏核,甚至带着些像女子的媚;他紧紧盘高的发髻一丝不苟,更让他的脸容爽朗净白。

  他穿着一身淡雅,却内敛高贵的白色深衣,长长的袖子自然整齐的折到腕上,露出一双白皙的手,手上还握着一柄折扇。

  他用手细细的抚着折扇柄,抚完后,又摸了摸戴在左手拇指上的白玉扳指……这细小的动作,却可以做得这么高贵、这么好看,让恩美深深被吸引了。

  「我没见过妳。」那男人说,声音是清悦的和蔼。「妳是?」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王爷捧在手心上:http://www.sbenshu.com/wangyepengzaishouxins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