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150节

  薛谦迅速就回复了:【别买,没机会穿。】

  梁有晖:【你经常出便衣,能穿啊。】

  薛谦:【出便衣能穿你买那些衣服吗?前前后后都露着肉,你让老子去坐台么?!】

  梁有晖:【哥,你要是去雨润天堂坐台,还不得抢疯了?】

  薛谦:【滚蛋!别买!】

  梁有晖:【头牌花魁啊哥,多少人就好你这一口呢。】

  薛谦:【你欠操吧?】

  梁有晖:【都半个月没操我了,我简直太欠操了!】

  薛队长半天没再回复,估摸已经被这神经病给肉麻得说不出话来。

  梁有晖晃悠在商场二层的男装部,偶尔抬眼往天井之上一瞟,恰好就瞟到另一位很眼熟的男士健步如飞从三楼走过。两人从楼上楼下隔空将视线一碰,呵呦——

  楼上的男士微笑着对梁有晖一招手,三步并作两步从运行的电动扶梯上迈下来了,步态潇洒。

  “有晖!”偶然遇见的熟人,不就是严小刀么。

  梁有晖挺开心的:“哥们儿,你竟然跟我一样闲,你也逛商场?”

  严小刀神情轻松:“刚才跟一个客户在顶层餐厅吃饭,把人家送走了,我随便逛逛消食。”

  梁有晖后撤一步瞄着严小刀,再凑近了闻闻小刀身上的古龙水味道:“随便逛?也是来买东西吧?给你相好的买?”

  严小刀双手攥在大衣兜里,一脸严肃和道貌岸然:“我需要买什么?都是人家给我买。”

  梁有晖嗤笑道:“跟我你丫还装!”

  梁少爷判断得一点儿没错,严总你还装逼?

  严总家的凌先生是极少逛商场买东西的,这一点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凌河逛商场的欲望和频率还不如自家丈母娘呢,以至于严氏都经常忍无可忍想要给凌河置换掉衣柜里的内容物。

  严小刀有时候是对凌河单调苍白的衣着风格于心不忍,更忍不了他老妈仍停留在八十年代的老阿姨品位,于是只能亲自下手,帮凌河置办一些上班或者出席重要场合的衣装配件。疼爱一个人,就总想着打扮捯饬对方,这样俗不可耐的男保姆心态,与梁少爷此时的心情殊途同归,表象一致。

  梁有晖亲热地搂着严小刀:“来来来,帮我参谋一下,给我薛哥买什么好?”

  严小刀说:“你给他买,你让我参谋?”

  梁有晖上下打量严小刀,认真地说:“你跟他身材差不多,你帮我试衣服啊。”

  严小刀一口回绝:“你扯淡,我才不帮你试,你让正主亲自过来试……你甭跟我拉拉扯扯,让你爷们儿瞧见了误会。”

  “误会才好呢。”梁有晖将遭人冷落的怨夫情绪发挥得淋漓尽致,“误会了他就该回来抓我了,不然都不回家。”

  严小刀一听这话,火烧了他毛儿一样,从梁少爷臂弯里挣脱自己的胳膊肘:“你离我远点儿。”

  梁有晖跟他一路嘻嘻哈哈,就没个正行,严小刀故意晃一下左右手的无名指,低声使个眼色:“有家室了,别跟我动手动脚。”

  梁有晖一看严小刀手上的双份定情指环,竟然还左右开弓两只手都有,简直闪瞎了,这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得不是滋味儿。他跟薛警官毕竟在一起时间不长,现在就琢磨惦记这种事,好像显得自己太主动太着急了,谁知道薛警官究竟怎么想的,对“将来”二字是怎样计划的……

  梁有晖酸不溜丢的:“啧,订婚戒指哪有戴两个的……你们俩怎么不戴十个啊?一根手指戴一个!浑身上下再多镶几个戒指圈,那玩意儿上也镶一个,都给你们俩镶满了!哼……”

  严小刀迸出爽朗的笑,畅快的心情盘旋而上,回荡在商场天井之上。

  两人于是结伴走成一路,在男装部各家名牌专卖店走马观花,在丰富的内心世界里脑补着枕边人各个部位的尺寸,在成排的时装架子上挑挑拣拣。

  梁有晖瞟了一眼严小刀为凌先生挑选的几款裇衫、长裤:“太保守了吧?你们平常就穿这种?”

  严小刀说:“上班穿的,或者逛街穿的,不然还能穿成什么样?”

  梁有晖:“领口包这么严实,你们家那位的肉最金贵.”

  严小刀:“谁有你那么浪!”

  梁有晖在男士内衣品牌店里驻足良久,诡秘地对严小刀勾勾手:“诶,我买这个怎么样?”

  严小刀瞅一眼梁大少爷相中的那条内裤,狠命绷住快要崩盘的表情:“哼,这个不错,你撒尿都不用掏鸟,全是窟窿眼儿……谁平时这么穿裤子?”

  “啧,不懂了吧,这叫情趣……”梁有晖跟严小刀叽叽咕咕地耳语,恨不得交流出某些床上勾汉子的秘籍。

  “别恶心我。”严小刀蹙眉表示嫌恶烦躁,其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