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149节

  这滋味儿太刺激了,毕竟是大庭广众,薛谦只能看见面前微微颤动着的一张圆形小酒桌,但瞧不见桌子下面的人。桌子上的一只空杯里还有些碎冰,冰块乱颤出声音,薛队长此时急需一坨冰块给自己浑身皮肤降温!他那玩意儿被裹在桌下人温热销魂的口腔中,他控制不住地想要加深、想要肆虐,一下一下戳入对方喉咙。他两手伸到桌下抚摸梁有晖的头发,心里喜欢和感动……

  在周围缭乱的灯影中肆无忌惮地释放情欲,无需丝毫避讳。梁有晖这时突然抽出来,端起手里的半杯洋酒,对准他薛哥在桌下通红抖动的家伙事儿!

  薛谦是看不见的,不明所以,只觉着下体突然没入一股微凉的液体里,热辣烧身的酒意“轰”地涌入他下半身,再涌上他的脸和眼球。又凉又辣的诡异滋味儿,让他都坐不住了,猛地抓住桌下人的头发,随即就得到最热烈的回应,梁有晖把他的鸟儿从酒杯里拔出来,再次用温暖的口腔包住,吸那上面的酒液……

  梁少给他来了这一招“冰火两重天”。刚才那凉飕飕的是前半盘菜,后半盘菜是他把他薛哥蘸着的酒水一口一口地舔干净……

  薛谦爽了个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就这么蘸酒,再吞含吸吮,再蘸酒,再吸,他快要被梁大少爷把三魂六魄的精华都吸出来。他最后一股脑射到那只酒杯里……

  他以前当真没尝过这些新鲜套路,别人谁给他来过这个?

  薛谦把梁有晖从桌子下面拖出来,抱到自己大腿上吻了很久,突然问:“跟哪学的?”

  梁有晖一脸意犹未尽,亲密地搂着他肩膀:“听锦绣皇庭里那些人说的,这是他们的保留项目,客人都喜欢。”

  薛谦瞅着他:“你以前跟别人也这么玩儿?”

  梁有晖:“……什么啊,没给别人做过!”

  薛谦心思柔软,深吻梁少的脖子:“……真的?”

  梁有晖一副语重心长的神情,拍拍薛队长肩膀:“哥,你也对自己有点儿信心成么?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比那些人强多了,我可没跪舔过别人。”

  薛谦笑了一下,成。

  薛谦说:“我不管你以前跟别人怎么着,以后你给我老实着。”

  梁有晖笑着答应:“只要哥你疼我,我就老实着。”

  俩人贴脸腻歪着,旁边又蹭过去一个浑身披着鸡毛大氅的妖精,一眼看去愣没分出男女,仿佛是雌雄同体。那人从妆容浓艳的双眼皮上抖落一层蓝光闪闪的眼影粉,半裸的身躯上兜了一对D罩杯女式胸衣。

  薛谦微微蹙眉,小声问:“男的女的?”

  梁有晖视线往下一瞟:“你去捏捏那人长没长蛋呗?”

  “老子才不捏,还嫌膈应。”薛谦嫌弃地收回眼神,视线重新罩在梁有晖身上。梁有晖的天然欧式双眼皮也有几分洋味儿,论相貌属于那种比较洋气的帅,反正不土。

  “下回你也来一套这个行头,我看你穿,我捏你……”薛谦咬着梁有晖的耳朵。

  “呵呵……你乐意看,我就敢穿,有什么不能穿?”梁大少爷浑不吝地一乐。

  他们在酒吧声色犬马的周遭氛围中独处一隅,享受专属于情侣之间的温存旖旎,三言两语地商量打包行李和买回程机票、回国后挑选个什么样的公寓房子共赴同居生活、以及明儿一早去“维多利亚的秘密”专卖店里挑几件适合梁少爷尺寸和罩杯的内衣……

  俩人去洗手间都要勾腰搂臀地一起去,终于成双成对之后,就一刻都不想撒手。

  薛队长把梁少爷关进洗手间的隔间。他试图将隔间门反锁,却发现插销郎郎当当地不太好用,锁不住。

  有人没眼色地从外面拽开了隔间小门,薛队长向那人甩过一记眼刀,“外边排着”,然后将门狠命拽回来……

  他们在极度缺氧陷入窒息之前分开嘴唇,再一次互相端详,觉着眼前人哪儿和哪儿都这么合心合意,相见恨晚。

  梁有晖说:“我明儿一早就收拾行李,退房子。哥我带你去我们家在纳帕谷的房子转转,那儿有一座葡萄酒庄园,风景可漂亮了,就是天堂一样的地方!我就想带你去看看。”

  薛谦点头:“成,去看看。”

  ……

第一百三二章 冬日私语

  几天之后, 薛队长带梁大少登上回国的飞机。

  梁有晖的行装简单, 身边没什么罗里吧嗦不能舍弃的东西。他租屋里有数的几件家具、锅碗瓢盆生活用品,他都大大方方地送给那几个穷留学生室友。

  唯独有点儿舍不得那辆漆成红色的煎饼餐车, 但也不能搬到飞机上载回国去, 只能卖给在集市做小生意的一家子美国人。梁有晖跟薛队长说:“这辆餐车帮我赚了不少零花钱呢, 贱卖给美国鬼子,可惜了。”

  薛谦道:“美国鬼子估摸以后就不卖大煎饼了, 他们卖披萨。”

  梁有晖盘算着:“要是有一天我还回来, 我还做这门生意。”

  薛谦:“……你还想回来,干吗?”

  梁有晖凑近他薛哥, 眼睫毛勾出一丝哀怨:“哥你以后要是甩了我, 我怎么办?我总得有一门手艺傍身。”

  薛谦冷笑:“甭想了, 老子把你栓裤腰上,拿手铐铐着,我看你再蹦跶?”

  梁有晖一听就满意了:“那敢情好!”

  薛谦脸上冷酷,心思早就软了, 意味深长地说:“你有床上那门手艺傍身就够了, 手艺绝了, 我真舍不得甩你……”

  “哈哈哈哈……”梁有晖搂着他薛哥的脖子腻歪着。俩男人之间,床上搞得滋润痛快,就是真的合适,身体上已经如胶似漆离不开对方,没什么是比这事儿更牢固的感情催化剂和黏合剂。

  在最终打道回府回国之前,薛谦也去到梁家在纳帕谷的别墅参观。

  梁大少爷原来终究是藏着一些家产的, 这人远还没有落魄到被迫上街吆喝摊子卖煎饼的地步,但薛队长十分理解梁有晖这些日子的心情处境。看到坐落在风景如画的加州山谷中的别墅大房,看着那长久失修发霉长草的泳池、空荡荡的十几个房间、以及野草蔓延疯长的后院山坡,他忍不住抱了梁少爷,猛揉了揉这人表示安慰。

  薛谦踱步环顾别墅的位置布局,点点头:“是得保留一个产业,人总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房子你别卖掉,留着以后万一还回来。”

  梁有晖又警醒了:“哥你不会真惦记着甩我吧?”

  薛谦皱眉:“我甩你干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