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145节

  严小刀:“你没有当面求,我这是当面求的!”

  凌河:“人家都下跪求,严先生你骑着我求?!”

  严小刀:“……早就想骑你了,老子就等着这一天呢!”

  严小刀把绒盒打开,两枚光彩夺目的指环纳入视线,被吊灯投射出光影。那束光彩恰好打在凌河的眉心,让凌河两粒眼珠快要对上了……

  严小刀花了心思挑选的颜色造型,选了K黄金而不是白金,属于男人的硬朗款式,但每一只指环都镶嵌了小颗粒宝石。两枚指环款式完全相同,不同之处就在于宝石的颜色。

  他打算送给凌河的这只,嵌的是绿宝石。

  他留给自己的这个,嵌的是海蓝宝石。

  绿宝石的美妙光泽辉映着凌河的眼,瞳仁的色泽质感与宝石争辉。这戒指就是独一无二只能送给凌先生的。

  指环内圈刻上了两人姓名缩写。凌河现在护照与正式文件上已经改回本名,平时在公司签署文件所用的英文名缩写都改成E.G.了,其实应该称呼“顾先生”。

  凌河见着戒指就不吭声了,两眼发直,痴迷又顺从地被小刀拉过右手,将戒指戴在右手无名指上。

  两人如今是左右手都套了定情物,双重套牢,谁也不能再反悔。

  严小刀吻凌河戴了戒指的右手无名指,再拉高了左手,吻左手无名指。

  严小刀深情地俯视身下的人,笑问:“答应了?……嫁我了?”

  凌河不说话,却拽过他的右手,一口吞了他右手的无名指,舌尖扫过戒指,从指根撸到指尖!然后,再拉过左手,用一模一样的方式,在严小刀已经爆炸一般熊熊燃烧的爱火中,再吞含住他左手无名指,舔过戒指和手上的指纹刀伤,扫过他心尖上的软肉。

  凌河做出无声的回应:答应了,嫁你了,严先生。

  你我之间,还用表白吗?

  严小刀猛地弯下腰,抱住凌河的头,唇舌相交,周身都沸腾了。他抱凌河肩膀的手无法抑制地游移着伸进这人衣服,抓住脊背,动情地抚摸,舌尖疯狂地蛇缠,用牙齿啃咬,用大腿内侧蹭动。

  严小刀突然起身,从地上拽起凌河。凌河跃起来时撞到他鼻子,十指交缠又抱了一会儿。

  房门外喧嚣依旧,唱机仍然放着热烈欢快的音乐,那一帮人还在客厅里群魔乱舞,两位男主已经关起房门准备偷吃荤腥。房内温情旖旎,视线交汇酝酿出发酵般的欲望泡沫,两人手指黏着不愿分开,也不说话,默契地再次摆开舞步手势,就着这不知什么曲子,随性地在房间正中你来我往。

  没有外人时,这就不叫跳舞了。

  严小刀轻吻凌河脸侧,两只大手在凌河身上抚摸,一件一件地往下剥这人衣服,露出漂亮的皮相和骨相。凌河轻咬小刀的鼻尖,一把捏住他下面,捏到明显饱胀勃发的裤内之物。

  捏得相当重,这一捏就让严小刀下眼睑爆出红晕。他一把扯掉凌河裤子。

  一段舞曲终了,灯下肌肉结实、光滑的躯体抱在一起,严小刀将凌河高高地抱起来,看着凌河的脸离吊灯的灯火更近,美得不像真人。他让凌河双腿缠在腰上,走向大床,把人缓缓搁在床上。

  两人心知肚明今晚要做什么。

  严先生都求婚了,这婚肯定不是白求的,定然会讨要“回报”。这件事,严小刀刚出狱时都没做,不急在一天两天,就是等正式求婚这天,等一个他内心期待的庄重的仪式。凌河在他心目中无与伦比,值得这样郑重其事的一生承诺。

  洞房么。两个男人之间可以有两轮洞房,这是第二轮,暗自期待已久,憋到浑身爆炸。

  房门口各种动静再次响起,很不要脸地插科打诨:“喂?你们俩,干吗呢?”

  严小刀不回头,直接爆吼了一句:“办事呢!”

  门外再次爆发:“天啦——这两个人要疯啦!!”

  严小刀再吼:“都走了都走了!”

  好像是苏哲尖声细气的叫声:“严先生你就满足我最后一个念头我们立刻就滚,你就告诉我今晚上你俩谁上谁下?快说快说!!”

  严小刀这回不吼了,望着凌河笑。

  凌河用手臂挡住眼睛:“快让他们滚。”

  门外好像传来两只茶杯倒扣在桌上划来划去的声音,已经有人摆开一桩赌局,只听见毛仙姑、苏哲等人的吆喝声:“押个宝呗,他上,还是他上?”

  严小刀忍无可忍,冲过去隔着门砸了几下:“你们几个洗完碗了?……办正事呢,都走人!”

  一群妖精浪声浪气地起哄嘲笑他俩。就没见过这样的两口子,客人还在客厅里坐着没收摊呢,主人家已经关门上床浪起来了!大伙终于大发善心准备放过二人,全部撤出客厅,临走还放出话来:“明天一早我们还杀回来的!明儿看你俩谁起不来床!”

  ……

  严小刀从房门口走回来时,特意停下脚步,卸下壁炉的铜质格栅,添柴打火。

  严小刀做这些事动作麻利儿,就蹲在壁炉前,光滑油亮的身躯背对凌河。

  一团耀目的火焰骤然升起,充满壁炉的炉膛,在严小刀肩膀和大腿的边缘映出一圈橘色光芒。从背后看过去,这身材极好,宽肩窄腰,笔直的脊柱一路往下,臀部挺翘。

  凌河躺在大床中央,歪过头欣赏严小刀的裸背,纯粹的视奸就让他硬了。

  严小刀健美的胸膛在灯下发亮,跪上床来,然后缓慢地合抱住凌河的腿……凌河随他的动作发出一声享受的叹息,往后仰过去,躺成个更舒服的姿势……

  严小刀猛地把凌河那条腿架上他肩膀,身子往前一送,就迫使凌河双腿分开。

  两人动作僵在半空,然后是冗长的慢镜头般的对视、试探、眼神交流,辨别对方是否还愿意继续。

  他突然琢磨过一件事,猛地撤开一尺盯着凌河:“不好,你今天也喝酒了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