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137节

  凌河竟然向他求婚。

  求婚这事儿竟然让这小子占了先,简直不像话!

  这件大事原本应当由他来做。严小刀早就有筹谋计划,一对戒指他先前悄悄地买好了,在医院疗养无所事事期间曾经揣摩了各种求婚方式,还计划出其不意地来一趟海外旅行讨凌河的欢心,然而随即就被那一记沉重的打击砸晕了,让计划暂时搁浅。

  “小河!……”严小刀毫不犹豫地把指环套到自己左手无名指上,这种事不用考虑。他甩开大步去追凌河。

  时间接近黄昏,凌河走向夕阳坠落的方向,逆光的背影在严小刀眼膜上晃动一块黑斑,看不清楚,只见白衣飘飘。

  校园西大门的往来车辆再次增多,路面出现繁华的拥堵。

  凌河走出校门思绪万千,让晚风吹乱他的头发,松了一口气。他特意没往东门方向走,就是不想撞见凌煌。他用强大的意志烫平了自己往复挣扎的情绪,真实的心意随即笔触清晰地从心底浮现出来——他想要与严小刀共度余生,想要重返人间,这样的心意如此坚定。

  西门外社会车辆繁杂,自行车与电驴在拥挤的缝隙中左右逢源,眼前一片嘈杂混乱。

  也就在这时,仿佛拿捏准了时机,一辆黑色轿车猛然冲向街边,以急刹车的方式生硬地停在凌河身旁,停靠位置十分精准。车门“砰”一声弹开,明显撞到了凌河。两名身材壮硕的男子跃出车厢,顺势将凌河扭住就要往车里塞!

  凌河瞬间反应过来,果断后退躲避对方的擒拿和纠缠。

  凌河怒目而视:“干什么?!”

  他的夹脚拖鞋在第一时间就甩飞了,赤脚踩过粗糙的地面。他一脚踹开某个不明身份人员的攻击,另一人又扑了上来。

  严小刀其实紧随其后就跟出西门,就在凌河身后不足二十米远,事先完全没有料到。

  严小刀抬头发现险情,凌河已然孤身陷入一层包围圈。严小刀万分震惊,刀刃瞬间从肋下移至指尖。他从背后扑上,一刀毫不犹豫划向一名打手的后心!

  光天化日之下,校园门口公然驱车劫人。

  所有路人皆猝不及防。对于那些低头忙刷手机匆匆路过的学生和行人,甚至可能都不会发现,这短短十几秒内发生了一桩意外。

  来人目标明确,独独瞄准了凌河,就没打算纠缠恋战,意在劫持生擒。凌河踹飞又一名打手的同时,只见一只细小针管在他无从防备的空档中向他锁骨之间最脆弱的部位刺过来,金属针头喷出透明液体。他只能将自己要害位置避开,却无法避及那根针头斜着刺入他胸口肌肉……

  凌河发力挣脱针管,让恐怖的断针留在胸膛上,针头迸出一道血痕!

  严小刀惊痛地大吼一声。

  他已经踢翻了一名打手,双手却没有够到凌河。只有几步之遥,他眼睁睁看着凌河脚步突然踉跄几乎仰面摔倒,眼神不对了。凌河随即被人拖起来,野蛮地塞进车厢……

  黑车劫到目标立即启动开走,半秒钟都没拖拉,不与严小刀缠斗,看起来将这种当街劫色的罪恶勾当演练得无比娴熟、经验丰富。黑车在一阵尾气烟尘中逃之夭夭,没有留下任何牌照号码和标识。

  严小刀在那瞬间几乎是崩溃般的愤怒、震惊和绝望,无法自持,浑身的血都冷了……

  凌河刚刚向他无言地求婚。

  凌河甚至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

  二人约定终生的指环就套在他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两人共同的温度。这一切的撕心裂肺都是真实的,像人间噩梦。

  鲍局长和薛队长迅速接到严小刀的报警求救电话。

  鲍正威亦现出万分的震惊和难以置信:顾云舟的儿子在十几年后,就在燕大校园西门之外同样的地点,以当初顾云舟被劫时几乎一模一样的方式,遭人劫持失踪!

  他们原本安排了人手盯梢保护凌河,但在古耀庭顺利落网之后就略有懈怠,终归是忽视了,在古耀庭的背后,竟然还有人如此明目张胆践踏社会秩序的底线?

  专案组人马迅速集结,警牌车队冲出市局大院,拉响的警笛在燕城黄昏夕阳的血色中长鸣……

  一夜漫长惊痛的无眠。

  第二天清晨,西山晴朗,山脉连绵苍翠。明净的天空对它庇荫下的人间罪恶仿佛毫不知情,或者明明知情却熟视无睹、置若罔闻。

  四面八方的专车汇集到西山别墅的院落大门外,显贵宾客云集一堂。大部分来宾都保持着惯有的低调作风,身着黑色或灰色的正式衣装,在保镖或警卫员的陪同搀扶下,进入别墅大门。然而,车辆的牌照、出没的地点、以及周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密集警戒阵势,已经彰显了这些人物稳坐云端的超然地位。

  别墅大厅内簇拥摆放着许多巨型花篮,气氛热烈祥和,头顶赤色横幅写有“纪念赵继修同志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等等字样。

  赵家父子今日在西山别墅主持召开诞辰纪念会,以及圈中老人儿的茶话座谈会,自己人叙叙旧,拉拉家常,联络感情。与会者皆是德高望重之辈,相互之间或有同袍之谊,或有家族姻亲,皆是支支脉脉同声同气。

  赵家老子赵世衍,之前曾经管理下辖科学院研究所事务,所以今日有幸受邀的,还有科学院里几位骨灰级老爷子,其中就包括宁恒谦老教授。二人相识多年,曾经共事一所。宁恒谦就是赵世衍主持行政事务时期提拔上来的那批院士之一,赵世衍也因此认识宁恒谦手下的博士学生……

  宁恒谦手拄拐杖,孤身踏上西山别墅的台阶。

  老教授今天没带博士生陪同出席活动,还特意叮嘱司机留在专车内休息,不用跟着他。

  宁恒谦一个人进了西山别墅。他踏入堆簇着繁花的大厅内,空泛喧嚣的寒暄声不绝于耳。巨型横幅和花篮中鲜艳欲流的颜色在众人眼前奔放,却唯独在他眼膜上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