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103节

  对于严小刀,他要找到郭兆斌谋杀陆昊诚警官的真相。对于凌河,他要揪出郭兆斌在回马镇拆迁事件中浑水摸鱼陷害谈绍安的幕后黑手,他已猜到隐藏在背后的人。两人不约而至同时走到这条路的中点岔路口,所有线索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怎么能轻易放过这个人渣?

  严小刀和凌河沿着这部董事长专用电梯下楼,一路畅通无阻。

  在电梯里仅有的十几秒钟单独相处,他不作声地为凌河擦拭额头鬓角血迹,发觉凌河可能脸上挨了人渣的一记黑拳。

  凝固的血线与黑金眼线接壤,结痂了,透着清冷诡异的美感。

  严小刀眼神迅速往下,都不好意思跟凌先生说,你怎么描这种眼线?这个妆在锦绣皇庭就暗示着黑色蕾丝内裤和丝袜的“菜牌”,有些变态专好这一口……严小刀自己不好这种趣味,但这是凌河……

  今天这阵势也蹊跷,严小刀很纳闷,以梁通的精明强干,这会儿应当早就知道他们大闹锦绣皇庭的老板办公室,许多人听到枪声,但没有人抓捕他们,也没人阻拦他们离开。他们在这栋楼如入无人之境,就好像……好像对方从一开始就料定他们总之抓不到郭兆斌本人。

  他们健步如飞地返回一楼宴会大厅。夜幕降临,一楼的招待场面已经开始了,一派祥和气氛。贵宾们端着酒水往来寒暄,道貌岸然轻佻浮夸的笑容充斥着上流社会社交场面,这些人还在等待令人血脉偾张的“特色节目”一套一套上演,根本不晓得楼上曾经有人打过架、开过枪。

  正在候场的苏小姐,心有灵犀转过了头,恰好与严小刀目光相碰。

  苏晴娴熟地抄过两杯香槟,在旁人眼里就像舞女接待客人一样迎上严总,两人各持一只酒杯。苏晴神情关切:“你还好么?事都办妥了?”

  严小刀顺势将香槟一饮而尽,解个渴,以细微的动作摇头:“我没事,但是那家伙跑了,大厅里也找不到这人,这栋大楼还有其它地下出口么?”

  苏晴茫然地摇头,梁通显然不会轻易透露秘密。

  台上主持人已经把串场台词颠三倒四说了两遍,快没词了,大堂经理低声催促苏晴:“苏小姐你该唱歌了,你干什么呢?!”

  严总身后某人冷不丁插了一句嘴:“这条街附近,还有哪一家是梁老板的产业?”

  苏晴回答:“就是马路对面那家六星级酒店,也是梁氏旗下。”

  ……

  严小刀临走仍是体贴地叮嘱苏晴:“今儿黄历风水不好,这地方要出事,你还是赶紧离开。”

  苏晴平静迷人,维持含笑的风度,轻声说:“再看你一眼就走。”

  严小刀心中有愧意和歉疚,对苏晴点头算作道别,调头大步离开宴会厅。

  他冲下锦绣皇庭门口的台阶时,与他并肩的凌先生在夜风中将质问的话语送入他的耳朵:“她是那位苏小姐吧?”

  严小刀不置可否。

  凌河评价道:“那姑娘看你的眼神,她至少认识你十年了。”

  “八年。”严小刀纠正。

  凌河已经拨通薛谦的电话:“薛队长,嫌疑人从这楼某个通道逃跑了,他带伤跑不远的,建议您盯住马路对面那家酒店。还有……我刚才碰见梁少东家,他今晚也在锦绣皇庭,薛队长您做事太保守了,这种很有用的熟人、炮友或者老情人之类,您下次记着随时用上!”

  凌河利落地挂断电话,拈酸吃醋的话点到为止,一句话足够甩严总一脸毒液。

  严小刀无奈地叹息,咳,小河啊。

  ……

  锦绣皇庭门口这条大街上,这时候已经堵车了。

  两拨人马在各自大队长的率领下,车辆头对头地怼在街边,横七竖八霸占了几乎半条马路。傍晚时分川流不息的路面上,迅速就显得拥堵局促。

  当地警局的那位郑队长,果然急不可耐地露面了,在这样关键时刻跑来锦绣皇庭门口维持秩序。而且,这位穿的也是便衣,同样没敢拉响警笛闹得满城风雨,跟薛谦是一个办事思路。

  两位队长私下碰头开会,互相绕圈子扯皮。大家都是公门中人,表面上勾肩搭背不伤和气,然而谁也不打算调开车头让路。

  郑队长说:“梁董事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抓他好歹事先跟我们领导打声招呼,不能就这样直不楞登把场子包围了啊?薛队长,这不合规矩……”

  薛队长说:“这是谁定的规矩?我先打招呼打报告,这嫌疑人早就跑了。”

  郑队长说:“嫌疑人只要有名有姓他就跑不了,薛队长,您在燕城办事得讲究分寸。”

  薛队长说:“我负责抓人破案,我不负责跟你们讲究分寸。再者说,我们又不是要抓梁老板。”

  郑队长:“可你们包围的是梁董事长旗下产业。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