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100节

  严小刀和薛谦在通话中讨论这个“梁”字,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但形势已迫在眉睫,没工夫婆婆妈妈。

  薛谦在车载电子设备里把耀光集团的资料先就查个底儿掉,背后有梁氏的渗入和股份,这已经都不是秘密。以梁董事长在燕城树大根深牵扯各方的势力,还异想天开奢望当地警方能争分夺秒地配合咱们抓捕郭兆斌吗?

  笑话,报了警就彻底没戏了。

  应付这种事,没人比他这个刑警队长更清楚这里面支支脉脉互相牵连的潜规则。

  但是,燕城确实已经大大超出薛队长能罩住的势力范围,他的胳膊已经伸太长了,完全不符合同行之间成文与不成文的“规矩”,弄不好要被人砍了这条胳膊。

  薛谦淡定地吩咐:“先斩后奏,抓,有什么事我兜着。”

  他又补充一句:“让后车所有人把警笛都关了,不要鸣笛,咬住郭兆斌的车子别松口,直接给我抓人,先抓了再说。”

第九十五章 锦绣皇庭

  一切正如严小刀所料, 郭兆斌所乘的轿车一路狂飙, 进城后直奔朝阳某地。

  燕城被夜幕笼罩,花花世界灯影浮华, 魔鬼的身影迅速躲进紫色的迷雾中。迷雾后面隐约露出巨怪的影子, 涂抹着一层华丽的伪饰, 露出神秘莫测的面孔……

  严小刀此时仍然抱有一线希望,梁通不过就是郭兆斌投资地产业的合伙人, 一条道上过桥发财, 未必知晓郭兆斌的真实底细。

  他们这辆卖菜的大卡车在城里行动受制,远不如在高速公路上好使, 拥堵在狭窄的街道上辗转腾挪都不方便, 偏偏还是个不受待见的外地牌照, 没几分钟就被交警拦下,说他们违规上路。

  薛谦他们明明也是外地牌,但牌照上白底黑字配上红色“警”字,列队低调不鸣笛地呼啸而来, 直接就把交警唬住, 以为是奉命办案的队伍, 挥手就放过了……

  严小刀拍了拍交警同志的肩膀:“这辆车啊,麻烦警官同志先帮我们拖走,临时代为照管,我回头就去您那儿赎车。这一车菜你们要不要?您几位把黄瓜茄子萝卜都分了吧!”

  凌河从身后握住严小刀与交警同志勾肩搭背的那只手,给他撸了下来。

  吃了罚单交过罚款,凌河搭住严小刀的肩膀:“说说吧, 你了解的这位梁董事长,他大本营到底在哪?”

  严小刀说:“燕城有一半豪华酒店和娱乐场所都是梁氏旗下产业,这伙人在哪都有可能。”

  凌河嘲笑他:“不要在我面前东拉西扯虚与委蛇,梁有晖没有请你过来这边消遣么?”

  严小刀无法否认:“朝阳地段最有名气的地方……北大街的锦绣皇庭吧,十年来号称燕城头号商务俱乐部,老牌色情公关会所。这地方就没有人不知道的,也都去过。”

  凌河不屑地一笑:“严先生,我就没去过那种纵欲风流的地方。”

  “啧……”严小刀尴尬地抖了一下,以安抚的手势抚摸凌河后背。认识您凌先生之前,男人之间逢场作戏的应酬活动,咱就别揭老底了吧。

  “不过,郭兆斌不可能躲到那种地方。太惹眼了,他胆子这么大?”严小刀隔着街道低矮的建筑群,遥望远处一片紫气笼罩的灯火辉煌的地方。

  严小刀这回失算了,郭兆斌比他们设想的还要胆大包天并且有恃无恐。

  薛谦的车队先一步过来,循着踪迹,最终停在朝北大街灯火喧闹明亮的地段。严小刀的电话正好打进来,薛谦干脆利落道:“朝北大街,锦绣皇庭。郭兆斌应当是进了锦绣皇庭的大门。”

  薛谦回过头去,眼前是这一座壮丽恢弘、与天地争辉的宫殿。

  燕城的首席俱乐部,与二环路内真正的皇城遥相呼应,却比真正的皇城更加门庭若市、车马繁华。这原本是私人老板建造的一座民间皇城,它却好像一块拥有巨大吸引力的黑色磁石,将方圆百里之内身家最为显赫的达官贵戚与商贾红人们牢牢地吸附在周围。

  这些人物围绕着黑色磁石,交织成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迷网,其间又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脉络,悄悄撕开迷网的一处缺口,通往黑色漩涡隐秘的中心地带……

  郭兆斌这个嫌凶,就像一颗投湖的石子,慌不择路投入了湖心怪兽的庇护,瞬间就消失在深不可测的波纹中。

  严小刀和凌河只迟到了几分钟,从出租车上下来,锦绣皇庭恰在这个时间从不同方向往天空上喷射出艳紫色灯光。无数条灯柱以严整的步调奏出灯光乐章,丝毫不掩饰这里与众不同的豪气与奢华。

  跟这样的皇家气派相比,他们临湾的著名会所“雨润天堂”,简直就是农村二人转草台班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