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66节

  凌河迅速闭上眼,眼球的血管被扯疼了,阖上眼皮才能暂时驱散那些令他作呕的身影。他对小刀还能说什么呢?说,我凌河的身世命运,比你严小刀的身世可怜悲惨十倍百倍不止,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无颜面在人世间安身立命,夙夜不能阖眼、辗转反侧难以安寝,将来也无法心安理得地与你双宿双飞……表白这些有意思吗?他是习惯于卖惨来博人同情,还是甘心用倾诉悲惨可怜的卑微方式来换取小刀对他施舍感情?

  沉默僵局了十分钟,凌河温存地抱住人:“小刀,等你伤好差不多之后,我带你去几个地方散散心,顺便让你了解一些真实的往事。”

  “好。”严小刀一口答应。他清楚该来的总是要来,也就不再迟疑回避。他也好奇很想知道,当初戚爷秉着江湖中人的侠肝义胆、救他母子于命运水火之中的五十万现金,以及随后一发不可收的横财运势,究竟都怎么来的。

  凌河这次没非礼他的鼻子,视线交汇直入深邃的漩涡:“你说过,要是能把你的脚治好,治回原样,你就跟我在一起,你说话算话么?”

  严小刀黑眉紧蹙,不情不愿地将皱纹展开:“你啊……咳!”

  一句叹息,叹出他对凌河这人永远的无奈纠葛与心疼心软。

  严总身子骨结实硬朗,恢复很快,受伤这种事对他如同吃家常便饭。旁人的伤筋动骨需要一百天,在他这里可能只用三个星期,就能单着一只脚在院子里跟一帮人吆三喝四、活蹦乱跳了。

  他本性开朗,自有寒门蔽户出身的江湖中人的一腔豪气,这也恰巧合乎凌总身边一群伙伴的鲜重口味,咱们严总平生走到哪,都是男女老幼通吃的舒服讨喜类型。

  这段时间其中有几天,凌主子不在家,据毛致秀说她们凌总临时订机票奔赴外地,单独行动谁都没交待,去了一趟西北边陲的S省,不知又悄摸筹划了啥事,回来时表情阴郁凝重。

  凌总亲自去书店挑选,扛了一堆符合严总志趣爱好的闲杂史书兵书,让他在床上方寸之地就能博闻广识兼达天下。凌河面带笑容而语带讥讽:“咱们严先生真是雅兴,也有一番雄心壮志,已近而立之年还没来得及修身齐家,就打算治国平天下了。”

  还没等严总集中火力放炮,毛仙姑从门框后面探出丸子头,激动地说:“老板您可以嫁啊,您嫁了他不就有家也有业了吗!”

  严小刀毫不体谅地抖肩大笑,笑得肋骨都疼,饶有兴致地欣赏凌先生吃瘪语塞时满脸不服的蠢样。

  严小刀靠在床上闲翻着一套《上下五千年》,有一回对凌河说:“借你手机一用,我给我妈打个电话,两个星期都没回去陪她做礼拜,瞒不过去的,我就跟她说我到外地公司出差几个月。”

  凌河站他房间中央,陷入仓促而至的踌躇,并非犹豫借还是不借手机,半晌道:“别告诉你妈妈我做了什么,别说是我砍了你的脚,我不想让她老人家伤心难过。”

  “我不会讲。”严小刀当然不会蠢到说实话,他也不愿刺激他母亲大恸。

  “小刀,这件事我没有对不起你,我只是很对不起你妈妈,伤了她宝贝儿子。她知道了一定无法接受,一定非常伤心和怨恨我。”凌河把手机丢给小刀,掩饰住复杂难堪的情绪走出房间。

  凌总吩咐毛仙姑,“大伙收拾收拾,严先生脚伤差不多痊愈了,我们明天合伙搭伴启程。”

  ……

第六十三章 夜市偶遇

  古道险峻, 前路多艰。

  跃过崇山, 顺江而下,一派河山偏巧就在这个地段, 大刀阔斧地释放出锋芒, 陡峭的山岭与幽深的峡谷全部毅然决然投入到滚滚河道之中。地标山峰昂首而立, 凝视着这信马由缰的一江春水,坐看惊涛碎岸, 将自古以来三江地界剽悍的民风与张扬的血性, 淋漓尽致地挥洒。

  此地恰好三市交界,是一块鱼水丰美的三角洲地带。三座城市名字都带个“江”字, 因此又得了一如雷贯耳的绰号, “三江地”。以至于越来越少人专门提及那三座城市的名字, 只说是“三江地”出来的老乡,就自带一股此地民风与生俱来的气势。

  好山好水之间,富丽堂皇的新城边缘地带,挤压着旧城彻底改造之前有如落日夕照般的最后一番盛景。一条荣正街, 年代悠久且别富韵味, 聚集和养活着周围三江六省最吃得辛苦、坚韧不拔的一群男女。市井小民日复一日忙碌于街头巷尾, 鸡鸣而作,日落不歇。

  南方天气已迫不及待地提前转夏,入夜后的凉风终于缓缓逼退了白日热浪。

  小摊小贩零散的烧烤摊位在某一个时间点相约而至,雨后春笋一般的从潮湿地缝里冒出来,再一呼百应聚拢到一起。桌椅板凳迅速挤占了荣正街各家商户门前的一隅之地,宽门窄路上处处飘着炭烤香气, 让城市管理者们都只能因为法不责众,对这样的场面望而却步。

  一辆黑车停在荣正街最外围的入口处,夜市被徒步边走边吃的食客们填塞得水泄不通,美食诱惑当前谁都不会谦让谁,车辆已是寸步难行。

  车里站出来的高个子帅哥踮脚往前一探,立时皱眉一闭眼,转过脸对车内人温存道:“本来想带你过来尝鲜,太挤了进不去,还是换一家大店?”

  车里的这位纯爷们把黑眉俊目一拧:“怎么进不去啊?咱俩还挤不过他们?”

  帅哥梳一根马尾辫,身材高大,却是一手搭着车顶做出弯腰恭迎重要人物的姿势:“严先生,我关心您,怕您老不方便硬挤。”

  “行了吧,马后炮式的虚情假意你给我收起来!”严小刀都懒得废话,直入他最关心的正题,“哪个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