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59节

  “啊!!!!!!……”

  甲板上的游景廉亲眼目睹,陷入撕心裂肺的疯狂,挥舞着手臂冲向甲板边缘又被拖回。假若没人拦着,这人直接就要跳海游过去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是一瞬间的事,来不及,根本没的救,或许都不会有什么痛苦。

  时也命也,是谁催着赶着最后竟要了游公子一条性命……怨恨有人设套?还是怨他自己呢?……

  火球同时燎着了巡逻艇的船舷,好几个人身上都溅上火星,恐惧疯狂地打滚扑打,渡边仰山衣服着火跌下海面……

  两方人马最终毁于一场深刻的误会。误会来自于一幕精心的布局与刻意的挑拨构陷。而始作俑者,却是这些人这些年手上血迹斑斑的欠债和余孽,如今一个接一个地陷落,下场悲惨,苍天饶过了谁呢!

  码头上的人惊愕地驻足,都说不出话,没有料到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收场,海面上腾起一团壮丽绚烂的火光,火星分崩离析地喷向浓墨深渊般的天空。

  游景廉的嚎哭嘶喊声惨不忍听,即便心肠冷漠的人也会被带起同情的节奏。周围陷入沉默,没人拦着他哭。黑衣小哥显然于心不忍,丢个眼色吩咐几个人驾驶一辆小艇,扛了一摞救生圈丢向泛着火光的海面……

  凌河面无表情,把情绪强行压抑在眼眶内,他眼底映的也是那团燃烧的火光。

  凌总不费吹灰之力,没折一兵一卒,几个回合的离间之计足以借刀杀人,自己隔岸观火,手都不沾血。

  严小刀此时回过头来,也是万般震惊尽收眼底,哑声问坐在轮椅中缄默的某人:“凌河……怎么会这样?”

  凌河抬眼看他:“应该怎样?”

  严小刀:“游书记身上那一枪,是你打的?”

  凌河淡淡白了一眼,懒得辩驳,这一串变故他怎么解释?

  严小刀心情颤抖:“你疯了吗凌河?”

  “我没疯。”凌河讲话毫不嘴软,反问道,“严总想要抓我送去警局吗?您自便。”

  严小刀:“……”

  游景廉亲眼目睹一切的发生,精神好似彻底崩溃,此时瞳孔放大,失心疯一般,或者已经疯了。这个人撕心裂肺的嚎啕成为黑暗中最残酷的咏叹调,那一刻交映着严小刀记忆里麦允良遍布紫黑色血迹伤痕的遗容。

  严小刀声音沙哑:“火警响了,警察就快来了……凌河,你快走吧。”

  是的,警察几分钟之后就会赶到,凌河没工夫跟严小刀抒发胸臆或者自证清白,他脑内已经快速直通他的下一步棋。游家和渡边彻底败了,家毁人亡,游景廉倘若这时已疯,指望这人前去自首交代事实的计划恐也泡汤。那么下一步,他将会怎么做?

  下一个应该对付的,是谁呢?……

  下一个,应该就是比游景廉和渡边仰山头脑精明十倍不止的戚宝山吧。逼疯心智脆弱的游大人易如反掌,然而,怎么才能将深藏不露老谋深算的戚爷也逼到死角?……这太难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醒】下一章很虐,建议不想看虐的读者直接跳过下一章不要购买,但我一定会写,再往后就没啥虐的可以一路看到底。“新司机”开车也在第三卷 。

  目前一直严格按照原始剧情设定走的,不会更改。所以,如果小天使们猜到了哪一段剧情,那么就是说对了哦~

第五十七章 杀伐决断

  就在这时, 一阵小风掀起战局的一块边角。

  这些人的注意力尚且都集中在海面惨剧, 没留意码头黑暗的角落里,一个原本受伤伏地半死不活的黑影, 被他们自己人开船逃跑时落下了。这家伙此时暗怀恶意地抬起头, 摸出金属暗器。

  严小刀与凌河不约而同悄悄注意到那动静, 胸口无法遏制的火星终于找到了发泄出口,两人几乎同时动了, 同时飞脚, 一个踢手腕,一个踢后心。严小刀是黑眉立目眼带猩红, 而凌河是面色雪白眸心闪烁, 一前一后夹击让那倒霉蛋哀嚎着飞出数米, 精准地掉出甲板范围,溅出很高的一个浪花。

  下一秒,严小刀收势的时候,凌河没有收脚。

  凌河脸色是惨白的, 眉心映着火光, 一双眼盯准了严小刀手臂展开时暴露的肋下软处。他坚硬的右膝沿着弧形轨道一路顺畅没有阻挡, 火力全开抡开了发力,重重砸在严小刀右胸靠下一击即碎的位置!

  严小刀胸口遭受重击时几乎向后凹陷,他甚至听得到自己右侧第五、第六根肋骨绽开无数道罅隙随后崩塌碎裂的声音……胸口剧痛化作一股黏稠的甜腥从胃里涌上喉间,却被他以意志力强行压住,在任何时候都不愿对眼前人卖惨示弱。

  他无法再支撑站立,肌肉完全失去控制地向后倒下去, 在后脑几乎撞向甲板时,好像是被一条胳膊捞了一下,后脑勺垫在一只手掌上砸向坚硬的枕木!

  倒地的瞬间胃里翻江倒海,也是耗尽了最后一丝心力,血水还是从齿缝间喷出,胸口陷入四分五裂般痛苦的痉挛,说不出话。

  四下里都是轻微的“啊”一声,黑衣小子下意识地都闭上眼,哎呀,这……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