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横刀 第50节

  严小刀惊愕,坐在驾驶位上一猫腰,下意识地低头躲闪。

  待他再一抬头,前方游公子那辆座驾的车前胎,施行了完美的爆破,爆成一堆破铜烂铁和橡胶皮。一股浓烈刺鼻的焦糊味飘出,就类似老城区以前很老式的爆米花铁膛子在街头发散的味道。

  猎枪子弹势大力沉,足以穿透车厢铁皮,但并未朝着人打,一枪精准爆胎,让偷袭的来人立时人仰马翻惊惶蹿入车后。这伙人一定深深感到此行不吉,出门前肯定没查黄历、没拜观音,严总不是不在家吗……

  严小刀并未看清那团青烟之后隐蔽的人影,这是谁开的枪?

  但他楼里那些人,全都看清楚了,这一枪是谁打的。

  凌河那时不用旁人搀扶,忍着锥心刺骨的脚痛自己上到二楼,找了个最佳位置角度,是客房洗手间的窗户,恰好正对大门前的来客。

  他曾经坐在这小房间的洗手池前,特别不要脸地指挥小刀帮他洗头,因为那时他还有腿瘫作为很好使的挡箭牌,可以随心所欲的跟小刀腻歪耍赖。遗憾的是,如今再也没有这样的借口了,以他们二人的性情脾气,原本都不会跟任何人腻歪耍赖的。

  杨喜峰以双臂撑起,纵身跃入顶层阁楼,在尘土飞扬的阁楼夹缝中摸出他家老大藏的长方形枪匣。他却连弹匣都不会装,只能战战兢兢地连枪带弹夹一并递给凌公子。

  凌河将一头长发梳成利落的马尾,侧身隐蔽于洗手间的窗边,然而一低头时,前额一侧发帘还是活跃地逃脱出头绳束缚,斜斜地垂下来挡住了眯细的眼睛……当真是无论再怎样伪装,也挡不住这副健康的身躯在危急关头的精力充沛和厚积薄发,他脑顶上每一根头发丝都跃跃欲试了。

  凌河嘴唇很薄,瞄准时又下意识双唇紧阖不透一丝气息,静如雕塑。修长有力的身形十分冷冽,在针尖落地可辨的安静氛围中绷出一股富有张力的肃杀气……

  他移动准星很不屑地划过游公子青金色的光头,瞄准尊贵座驾的前胎,一枪爆破。

  随后再次横向移动,瞄准了座驾的后窗玻璃。凌河放枪前还特意抬头多看了一眼,确认车后座当时没人。一双妙目微挑如画,唇边擎着恬淡的表情,再低头瞄准,又一枪爆了后窗。

  ……

  杀鸡其实用牛刀了。

  这是半自动高端猎枪,0.31寸的大口径子弹,可以扛着去非洲丛林打豺狼虎豹的。

  那两辆车齐齐调头,从冬青树丛里拔出头来,仓皇而走。

  凌河放下长枪,轻轻甩动略微发僵的手臂。他憋在楼里俩月没能走动锻炼,大口径猎枪着实有些分量,胳膊托得累。

  杨喜峰目瞪口呆地又接回了枪,身子略微后仰呈现个泥塑木雕般的崇拜仰视姿态。

  “枪不错,告诉你大哥,就是该保养上油了。”凌河从垂落的发帘后面淡淡一扫杨小弟,从容不迫地解释道,“以前在落基山脚下一个常年下雪的小镇住过,我打过好几只熊。熊的头骨很厚,头部是蝶形骨还有个坡度,百米开外很难一枪集中眉心致命,有时需要连发五六枪,要一直打到猎物吐血彻底不能动为止。这枪打什么都够了,拿来打那条丧家狗确实可惜!”

  “……”

  杨喜峰目瞪口呆的何止是这枪法!

第四十七章 不辞而别

  游公子的车没逃出多远, 又听“砰”“砰”两声爆响。另外两个车胎被当成玩具一样爆破掉了, 这次废烂胶皮中间楔的是一把轻刀。

  游灏东被迫跳车时迅速回头瞥了一眼,那一眼让他心惊肉跳, 茶色镜片后面闪烁的眼神暴露出色厉内荏的真相, 也顾不上其他人, 调头扎进林荫小道就跑。

  他身后一路猛追的是怒不可遏的严小刀。

  游公子毫无方向感地扎进别墅区周围那片山坡树林。这条山间小径其实是蜿蜒着通往海边的一条近路,附近居民晨跑途经之路。宽子他们跑步去洋货市场买早点, 每次就走这条路, 因此严小刀对地形非常熟悉,而游公子很不熟悉。

  游灏东这位大公子, 是典型一流的火爆性子, 二流的富贵身家, 三流的能耐身手。

  他一贯的傲慢自负行事作风在严家别墅门前被当头甩了一记闷棍,使坏偷袭一败涂地以致颜面全无,到这时还都不明白是被谁当头反击,那两记势大力沉的精准爆射究竟谁开的枪?

  姓凌的那小子, 不是个身躯羸弱毫无自保能力的残废瘫子吗?

  游灏东的脚跟不上手, 手跟不上他的脾气, 这时被撵得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严逍你他妈家里养个男婊子专门害我!……你混蛋!!”

  他在颠簸的山路晃动的视线中,在明暗难测的树间阴影下,想放枪都瞄不准。枪这玩意,在某些场合还不如刀好用,因为枪太危险,要么打不准, 要么就致命,容易闯下不可弥补的大祸。

  严小刀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逆水横刀:http://www.sbenshu.com/nishuiheng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