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大当家 第五章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枣儿已兴奋到不能安枕。她一直在想龙焱昨天说的话,他说他还会再来,是真的吗?

  不久,答案揭晓。当她拎着木桶开始在园里浇菜时,龙焱来了。

  被脚步声惊动的枣儿回头,就看见穿着银白色绸衫的他,飘逸似仙地立在桲树下。

  他拍拍仍残着几颗果子的树干,冲着她笑。“原来桲树长这样?”

  他的笑容——好俊噢!枣儿胀红着脸,感觉心在胸窝扑通扑通猛撞,好像快从里头跃出来似的。

  昨早和她把话说开了后,龙焱奇异地好睡,一夜无梦。今早天还未亮,他就自个儿起床换装,谁也不打搅地走了出来。

  见枣儿仍旧站着发愣,他走来轻敲她额头。“在想什么?”

  枣儿捂着脸连连摇头,她决定要把他刚才的微笑,当作她一生的宝物,好好藏在心里。

  龙焱左右眺望,仔细审视枣儿一手打理的菜园。“想不到这菜园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他睇着结实累累的金瓜夸道:“还长得真好。”

  “反正我会的也就这点事。”枣儿弯身,把桶里最后一点水倒完,再拎着空桶到井边汲水。

  龙焱悄悄跟来,桶子一装满,他立刻伸手拎起。

  “龙爷!”

  他不在时不管,可他在她身边的时候,他定不会袖手见她拎重。

  “伤口还痛吗?”

  “不太痛了,您给的药真有效。”枣儿跟在他身后。

  “是袁师傅留下来的秘方,专门治烫伤的。”他一瞅她。“我还带了一瓶,你忙完我们再去找大娘换药。”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枣儿拿着刈刀采收肥绿的菾菜叶,心里想问,却又担心坏了这好气氛。龙焱也不再说话,只是一味瞅着她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又开口。“我是袁师傅自路边捡来的,你知道吗?”

  枣儿惊愕抬眼。这是他不说她还真不晓得,那龙爷的爹跟娘呢?他们跑哪儿去了?

  就说她藏不住心事。他好容易从她眼里读出疑惑。

  “我爹是个痨病鬼,我六岁不到就死了。之后我娘带我一块改嫁,那人也是疱人,但不喜欢我。对我成日不是打骂,就是把我关在柴房不准我吃饭。一次机会我逃了出来,饿到发昏的时候,袁师傅出现了。”

  “然后……您就在庄里住下了?”龙焱说得云淡风轻,可枣儿却听得无比心疼,想不到一副好人家出身的龙焱,竟也是个苦命人。

  他摇头。“袁师傅认识那人,所以一听说我从哪里逃出来,就把他们找了过来。我娘当着袁师傅发誓,绝不再让我吃苦,我也信了,可以回到家,我的处境只是变得更糟,我被关进柴房,这回门上还落了锁,打定主意就是不让我有机会再跑出去。”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您?!”枣儿激动了起来。“您当时还那么小,不过六、七岁不是吗?”

  他扯唇苦笑。这事他从没跟人提起,就连庄里最老资格的帐房,也只听说过他曾在外头流浪,然后被袁师傅捡了回来。

  “六岁。好在袁师傅一直惦着我,没几天他拎了笼包子过来拜访,坚持要见我,那人才不得不把我放了出来,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没回去了。”

  枣儿不断想着他说的话,这么悲惨的往事……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您刚才说的,应该没几个人知道吧?”

  她又问他为什么了。

  他一瞄她。“昨儿整天,我一直在想你说的云泥之别。我不是云,你现所看见的那些,并不是天生就落到我头上的。”

  啊!一念头转过枣儿脑袋,他该不会在暗示她,他跟她的距离,并没她想的大?!

  “您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龙焱转开身,一时间无法直视她漾满惊讶与希望的眼眸。他花了整天时间思索他对她的感觉,但就是厘不清,参杂了太多情绪。

  一个自小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孩,虽然长大了、飞黄腾达了,但骨子里,仍旧伤痕累累。

  他心里一直怀着疙瘩,迟迟不敢相信真会有人发自内心地喜欢他——就连怀胎十月才生出他的亲娘,也轻易地舍弃他了,不是吗?

  枣儿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望着龙焱写满孤寂的背影,她觉得心好疼好疼。

  没办法忍耐,她也不想忍耐,突然一步向前,从背后将龙焱牢牢抱住。“不管你是云也好,是泥也好,我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你。”

  龙焱仰头望着比人高的桲树,那叶子透着阳光,好似片片翠绿的薄玉,漂亮极了。

  他苦涩地探问:“会喜欢多久?”

  “一辈子。”也不知打哪儿生来的勇气,她从后边绕到他面前,张着大眼果决地复述:“一辈子,我喜欢了就不改变了。”

  在这一刻。他几乎要相信她了。

  但两个杀风景的家伙,却选在这时冒了出来。

  “枣儿?”

  金河叔又领着儿子金元送柴来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龙大当家:http://www.sbenshu.com/longdadang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