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9) Chapter 4

  我忙了一整晚,一直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Eric,也不能忽略掉那种愉悦,想要用力揉他的脸。我也想着Bill,这个我第一个约会的男人,第一个我gotobedwith的男人,我能够清楚地记得他的声音和他的身体,他的冷静,跟Eric一比,我很难以相信,自己居然会喜欢上这两个这么不同的男人,特别是当我和Quinn那精简的恋爱也加入到对比之后,我更加觉得奇怪。Quinn是那么的热血,那么感情用事,对我那么好。他那伤痕累累的过去,他那没有跟我分享的过去——我认为这也是我们分手的原因,我还跟Alcide约会过,但它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我还真的是样样通吃。(呃,我有点~~)

  这样的一个夜晚,这样一个你想起了你犯的所有的错误,所有受到的伤害,每一丝每一分的卑劣的夜晚,难道你不讨厌吗?这是毫无好处的,毫无理由的,你需要的只是好好的睡一觉。但是,这样的夜晚,在我心头挥之不去的几个男人,我并不为此感到高兴。

  当我为与这些男人们间的纠缠感到筋疲力尽时,我又陷入到了要对负起应有的Bar的责任的焦虑当中。在我迫使自己相信在这几天之内我是不可能把Sam的生意弄到一败涂地之后,好歹我还睡了三个小时。

  早上我还在家的时候,Sam打电话过来了,他跟我说,他妈妈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她的婚姻完了,再过几天甚至更快,Sam就能回来主持大局了。想要再回去睡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我决定洗漱一下准备上班。

  一切似乎都和平时一样。

  但是,那阵敲门声告诉我,不是的。

  我开了门,看见一男一女站在门口,我挤出个尽可能灿烂的笑容,“有什么我可以帮你们的吗?”

  拿着一个黑色公文包的女人开口了,“我们是NewOrleans的FBI,我叫Sara,他是Tom。”

  “你们来这里是为了?”我尽量让自己的脸看起来若无其事。

  “我们能进去谈吗?Tom马不停蹄的从Rhodes赶来这里,况且,我们都让你的暖气白白浪费了。”

  “当然可以,”我说,尽管我不是很确定,但我尽力想要知道他们的目的,这并不容易,我只能说他们不是来逮捕我的。

  “这个时间方便吗?”Sara说,她似乎在暗示她可以晚点再来,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

  “什么时候来都一样,”我说,如果Grandma还在的话,一定会瞪我一眼的,但是,她毕竟没被FBI盘问过。这并不是正常的社交。“不过我快要去工作了。”

  “关于你老板的妈妈,那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Tom说,“那个大公告在你们的酒吧还顺利吗?”他的准备功夫做的倒是挺充分的。

  一阵恶心的感觉使我很难受,这一刻,我多么渴望Eric能在我身边,但当我看到窗外刺眼的阳光时,我只能为自己的渴望感到生气,这就是你所得到的,我自言自语道。

  “有狼人在你身边使这个世界更有趣了,不是吗?”我勉强笑了笑,接过他们的外套,我给他们倒了茶。我告诉Amelia我们有访客了,显然她在楼上偷听了很久。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没有必要在这浪费时间,“你们想要问我什么?”直截了当比较好,但我的肢体语言暴露了我的紧张。

  Tom打开公文包,拿出了一些在几个月前在Rhodes拍的照片,那是我和Barry手牵着手站在废墟上的照片,我们当时正合力寻找被困的人和Vampire。“这是你吧,MissStackhouse?”Tom问道。“是的。”没有必要去否认,看着这些照片,当日发生的一切又清晰的在我眼前重现。

  “所以说,爆炸发生时,你是在现场的?”

  “对,是的。”

  “你是受聘于那个吸血鬼Sophie-AnneLeclerq,那个所谓的QueenofLouisiana?”

  我想要告诉他,把“所谓”两个字去掉,但我的判断力告诉我,还是算了。“我跟她一起一起飞去那儿的。”

  “Sophie-AnneLeclerq在这次爆炸中受的伤还挺严重的吧?”

  “我认为是的。”

  “你在爆炸之后再也没见过她了?”

  “没有。”

  “照片中跟你站在一起的男人是?”

  他们还不知道Barry,我让自己的肩膀放轻松,耸了耸肩,“他是在爆炸后才跟我在一起的,我们比其他人都幸运,没受什么伤,所以就帮忙搜求伤员了。”我当然没有说实话,但FBI对Vampire的等级制度知道多少,我就不清楚了。

  “你们是怎么搜救幸存者的?”这是一个很狡猾的问题,我当然不会跟他们说我们是靠读心术来救人的,“我很擅长找东西,在当时看来,帮忙是很必要的,有那么多人受伤。”

  “但是消防队长说,你们好像有什么特异功能似的。”

  “我并不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人。”我很真诚的说,他们一下子就感到很失望了,但他们还是不死心,想要知道我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我们只是幸运罢了。”

  Amelia站出来,说“I’mAmeliaBroadway.”似乎她期待着他们知道她是谁。

  他们也的确知道,“你是Copley的女儿?”Amelia想要让他们知道她爸爸还是有点地位的,让他们不要再为难我,一阵寒暄后,他们又关注到了Octavia,“你也是因为飓风而被疏散的,Ms.Fant?”Octavia承认了,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他们想要通过转移话题来使我放松警惕,但我可没那么好糊弄。“我和他只是一起帮忙而已,连他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

  “那就奇怪了,你跟会跟一个刚在爆炸废墟上认识的连名字都不知道男人在酒店共度一夜?”Amelia为我解围,“有时候,你确实可以不知道一个人的名字而跟他过夜的。”

  我有点囧,“我们共同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灾难,在那之后,我们觉得彼此很亲近,仅此而已。”

  他们还是有点怀疑。

  “Sookie,Antoine打电话来了,他们叫你到Bar里去。”Amelia接起了这个很及时的电话,“也许你们应该跟她一起过去。”她对着FBI说。

  “为什么?”Sara站起来问道,Tom把照片都塞回包里。

  “有一具尸体,在Bar后面,有一个女人被钉死在那儿。”

  Chapter4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离开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9):http://www.sbenshu.com/likaisiwang_zhenairuxue_nanfangxixuegui9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