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女 第四章 罪孽深重

  蓝丝一定是在山头上用望远镜观察我,因为又传来了她的声音:“有什么问题?”

  我道:“我发现了一个有门的山洞,当然不是苗人,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去打扰他,他说不定是一个伤心人,不想见陌生人。”

  蓝丝道:“问一问就走,也可以顺便看他需要什么帮助……真奇怪,怎么会有汉人到这种地方来隐居?你看,方圆百里,连苗寨也没有。”

  说话之间,我已来到了峭壁前,看到有简单的石级,可以接近那个山洞;我踏着石块,来到了门前,本来还想照文明规矩,伸手去拍门的,后来一看,用来编门的那种野藤上,全是钢针一样的尖刺,十分锐利,可能含有剧毒,是防止野兽侵入的好防御。

  我缩回手来,朗声道:“朋友,有缘千里来相会,可赐一见吗?”

  我连说了三遍,没有回答,可是洞中,有一阵悉索的声音传出来,不一会,门在洞内被顶了一下,有什么东西现出身来。

  那东西才一从门中钻出来的时候,我没有一下子就看清楚,恍惚之间,以为是一个矮个于,可是才出现,就陡地长高,象是迎风就长的怪物。等到我定睛一看,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时,我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一山洞在峭壁上,要沿着石级攀上去,所以洞外并没有多少空地可供回旋,陡然后退了一大步,一只脚已然踏空,要不是我临危不乱,又有武术训练的根柢,只怕就此一个倒裁葱,跌了下去。

  虽然离下面不过四五公尺,不至于跌死,但是砸在嶙峋怪石上,只怕也要骨折筋裂,在这种蛮荒之地,上哪里去找医生?

  我一脚踏空,立时身子向前略倾,保持了平衡,马上又收回了踏空的脚来,总算稳住了势力,盯着那自山洞中钻出来的东西,兀自心头狂跳。

  自山洞中钻出来的不是什么矮个子的人,而是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

  那巨蟒头大如斗,两只幽光闪闪的眼睛,真的有海碗(汤碗)那么大,蛇信吞吐,足有半公尺长,发出可怕的“嘶嘶”声。

  它的头际——那应该是蟒身最细的所在,直径也足有三十公分,可知它身子最粗的部分,一定比水桶还粗。

  它才出来时,头离地较近,一出门来,就昂起了头,所以我在恍惚之间,以为它突然之间长高了不少。

  这时,巨蟒的舌尖,在吞吐之际,离我的面门,还不到半公尺,一股奇腥扑鼻而至。

  我知道这种巨蟒,力大无穷,是蛮荒罕见的生物,也知道这种巨蟒,在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盟军和日军,在缅甸、云南、泰国一带血战时,都有过军方的正式记录,连整辆装甲车都有被巨蟒吞噬的记录。

  我卫斯理再神通广大,别说赤手空拳,就算有一柄Ml6在手,只怕子弹也穿不过那闪闪发光,看来如同钢铁一样的鳞甲。

  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唯一的对付方法,就是趁它还有进攻之前,三十六着,走为上着。

  我已经蓄定了势子,准备一个倒翻,凌空翻下峭壁去,可是就在此际,忽然通讯仪中,传来了蓝丝哈哈大笑的声音——真可恶,她一定是在山顶之上,用远程望远镜看到了我的狼狈相。

  而那条巨蟒,一听到了笑声,头大的头,略侧了一侧,一双怪眼,闪闪生光,向我瞅来,象是不明白我这个腰际会发出声音来的究竟是什么怪物。

  我定了定神,看出巨蟒象是井没有立即向我攻击意思,自然镇定了不少。我伸手向腰际,拍了一下。(我把通讯仪挂在腰际。)

  (趁机说明一下,乍一见这样的巨蟒,难免大大吃惊,所以有关第一印象的形容,都是最早使用的语言,例如“海碗”、“斗”、“水桶”,如今大城市的孩子,只怕都不知道那曾是最普通家庭的用具是什么样子、何等大小的了。)

  就在这时,蓝丝的声音又传出:“卫叔叔,别怕,这种大蛇,我们叫它‘好人蛇,——”

  我不等她说完,就没好气:“你看看清楚,这不是什么大蛇,是一条巨蟒,它的血盆大口张开来,你小蓝丝再加上温宝裕,都不够它一口吞。”

  蓝丝咯咯一笑:“它样子可怕,可是十分驯,苗人养了来看孩子的,它会用头来拱你,把你赶走。你只要揽住它的颈子,再伸手拍打它的头顶,它就会乖乖伏下来,不会伤人。”

  就在我对蓝丝的话,将信将疑之际,那巨蟒的头,果然拱将过来。

  这时,我全然有机会可以倒跃避开,可是蓝丝在山顶遥控指挥,我如果落荒而逃,未免沦为笑柄,一世英名,不致于扫地,也要去吸尘了。所以当巨蟒的头拱过来的时候,我沉住了气,非但不避,而且踏前半步,迎了上去,左臂搂住了巨蟒的颈——一条手臂,还搂不过来,右手立时拍打它的头顶,心中在想,若是蟒身卷将过来,那蓝丝就算再精通降头术,也救我不得了。

  我才拍了三五下,那巨蟒的头向下一沉,竟然搁到了我的肩头之上,它的身予,只怕有一大半还在山侗之中,却一动也不动了。

  那如斗一般大的的头,沉重无比,压得我不由自主地喘气,我正想把它推开,忽然遮住山侗的门,扬了起来,一个人以奇快无比的身法,直窜了出来。

  我已说过,山侗外没有多少空地,那人窜出来的势子又急,一下于就窜出了空地,变成身子凌空,眼看要摔下峭壁去了。

  可是在他身上于略沉之际,他凌空连翻三四个筋斗,身形再掠起,向溪水那边奔去,使的分明是上乘的轻功。

  我没能看清那人的脸面,一则是由于蟒头压肩,转动不灵,二则,那人一头黑发,在他翻腾之间,长发飞舞,把他的脸面全都遮住了。

  我只辨出.那是一个男人,因为他身上,只是半披着兽皮,露在外面的肢体,极其强壮。

  我一看到那个人窜出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阻截他,可是回头一看,那人身形闪动,已掠出了老远,估计我就算和他同时起步,也未必追得上他。

  我身子斜了一下,一面仍然拍打着蟒头,巨蟒一歪头,自我肩上落下,竟然伏在洞口,一动不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烈火女:http://www.sbenshu.com/liehuon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