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锁 第五部:我并凑的故事和猴子爪的传说

  第三,向板垣的妻子贞弓,又作了一次访问。

  我们先确定了建筑材料行售出砖头的日期,再假定板垣在事前完全不知道有这件事,估计他事后发现。任何人在发现自己与情妇的幽会之所,发生了这样怪异的变化之后,一定会感到极度的震惊,作为妻子,应该可以感到丈夫的这种震惊。所以我们要去拜访板垣夫人贞弓。

  正如健一所说,板垣夫人确然有大家风范,一丝淡淡的哀愁、一点也不夸张,她招呼我们坐了下来之后,反而先向我们道歉:“为了我丈夫的事,一再麻烦你们,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健一和她客气了几句,问道:“大约在半年之前,板垣先生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例如很吃惊,神情不安等等?”

  贞弓侧着头,想了片刻,才道:“没有,我记不起有这样的情形。”

  她在回答了健一的问题之后,过了一会,才以一种看来好象是不经意的态度反问道:“是不是在调查的过程中,有了什么别的发现?”

  健一向我望了一眼,正准备开口,就在这时,躲在健一上衣怀中的那头白色小眼镜猴,忽然探出了头来,坐在健一对面的贞弓,陡然吓了一跳,但随即镇定了下来:“多么可爱的小动物!”

  健一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一个严肃的警方办案人员的上衣之中,忽然钻出了一个小动物来,总不是太有身份的事,他用力想将小眼镜猴的头按回去,可是不成功,小眼镜猴反倒爬了出来。健一的神态更尴尬,看他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际的样子,我也觉得很有趣,我解释道:“这是产自南印度的一种十分珍罕的猴子,尤其是白色的变种,更少见!”

  我本来是随口说说,希望替健一掩饰窘态,可是当我说了之后,贞弓忽然发出了“啊”地一下低呼。

  在一个注重仪态的人而言,这一下低呼,可以算是失礼。但贞弓在低呼了一下之后,全然未曾发现自己的失态,立即陷入了一种沉思之中。

  我和健一都看出了这一点,互望着,贞弓这样的神态,分明在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她究竟想起了什么呢?是什么启发她想起了一些事?如果说是这头白色小眼镜猴,这未免不可思议,因为在白色小眼镜猴和板垣之间,不应该有任何联系。

  我们并不去打扰她,贞弓也没有想了多久,便现出了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对不起,我忽然想起了一些事!”

  我和健一“嗯”地一声,并没有催她。贞弓停了片刻,又道:“大约在半年前,有一晚,板垣回来,将近午夜了。一回家,就进入书房,我披着衣服,去看他,看到他正在书架前,一本一本书在翻看,他看到了我,就说:‘明天,替我去买几本有关猴类动物的书来,要有彩色图片的那种!’”

  我和健一互望了一眼。板垣的要求,的确相当古怪。一个事业相当成功的企业家,怎么会对猴类动物,忽然产生兴趣来的呢?

  贞弓继续道:“我答应着,他又说道:‘尽量拣印度出版的猴类书籍,专门性的也不要紧。还有,专讲一种喉,叫眼镜猴的,也要,明天就去买!’”

  贞弓讲到这里,要不是主人的神态如此优雅,我和健一一定会跳起来。

  板垣不但对猴类有兴趣,而且指定是印度的猴类,指定是小眼镜猴!

  健一忙问道:“后来,可买了?”

  贞弓道:“买了,一共买了七本。”

  我问:“板垣先生没有说要来有什么用处?他想研究什么?”

  贞弓道:“他没有说,我也没有问。”

  健一道:“那些书呢?”

  贞弓道:“还在他的书房,他……过世之后,我还未曾整理他的书房,两位请原谅,每当我在书房门口经过,我就不想推门进去!”

  她说到这里,眼圈有点变红。我和健一忙安慰了她几句,健一提出了要求:“夫人是不是能带我们到板垣先生的书房去看一看?”

  贞弓迟疑了一下:“有必要吗?”

  我和健一坚持:“无论如何,要请你给予方便!”

  贞弓轻叹了一声,站了起来:“两位请跟我来!”

  我和健一忙站了起来,书房在离客厅不远处,经过一条短短的走廊,是一个穿堂,穿堂的一边,是一扇通向花园的门,另一边,是一扇桃木雕花门,那当然是书房的门了。

  贞弓来到书房的门前,先取出了钥匙来,再去开门,当她开门的时候,我和健一两个人都呆住了。在那一-那间,我们两人的心中实在有说不出来的奇讶!

  书房的门很精致,雕着古雅的图案。和所有的门一样,一边(右边),有着门柄,门柄上有锁。可是贞弓在取了钥匙在手之后,她却不伸向右边的门柄,反倒伸向左边,移开了一片凸出的浮雕,露出了一个隐蔽的锁孔来。

  贞弓将钥匙插进了那个锁孔之中,转动,门打开了,门以相反的方向打开,装有门柄的右边,反倒装着铰炼。那情形,和板垣秘密处所的那间怪异的房间一模一样!

  或许由于健一和我的神情太怪异了,当贞弓打开门,请我们进去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一点,她解释道:“这扇门是反装的,这是一种防盗措施。如果有小偷,他想不到门是反装的,一定会在门柄的那一边,想将门弄开,就无法达到目的!”

  我和健一“哦哦”地应着,我问道:“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人家不容易想得到,请问,这是谁的主意?”

  贞弓道:“是我的主意,倒叫两位见笑了。事实上,板垣生前,不很喜欢这样,他经常用力撼着有门柄的一边,抱怨太费事!”

  健一道:“是啊,习惯上,总是握着门柄打开门的……请问,这种装置,有多久了?”

  贞弓道:“自从我们搬进来时,已经是这样了,大概有……对,有足足六年了!”

  我和健一互望了一眼。

  这种反装的门,利用一个门柄来作掩饰,使不明究竟的人打不开,毕竟很少见,可是板垣的书房,却是这样。那奇怪的房间,也是这样!

  我一想到这里,心中又不禁陡地一动:板垣的书房!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连锁:http://www.sbenshu.com/lians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