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锁 第四部:行为怪异的印度人和灵异象征

  营业员约莫二十四五岁,典型的日本职业女性,讲话的时候,不但神态谦恭有礼,而且一直使用最敬礼的日语和我交谈。

  “是的,我记得井上先生,”她说:“先用电话和我们联络,他没有上办公室来,约了我到那大厦去相见。”

  我把板垣的照片给她看,她立即道:“是的,这就是井上先生。”

  板垣在租屋子的时候用了假名,这也不足为奇,谁都会这样做,因为他租房子,要来和情妇幽会的。

  “当天下午,大约是五点,井上先生就来了,我们先在大堂客套了几句,他要高一点的单位。整幢大厦,一共有十二层,我就带他去看第十一层,也就是他后来租了下来的那个单位。”

  我问:“整幢大厦的单位,全是出租的?”

  “是,全部出租,现在十分流行连家-出租的居住单位,虽然租金比一般为贵,可是比起酒店来,便宜得多了!”营业员恭恭敬敬地回答:“他一看就表示喜欢,只提出了一点,要我将电话拆走,他说他不喜欢在这里的时候,受到任而打扰。”

  我又问:“那单位一共有两间房间,一间是卧室,另一间是作什么用的?”

  “所有单位的装饰全一样,一间是卧室,另一间是书房。书房中的陈设,包括书桌、书架,和一张可以拉下来作为单人床用途的床,以及椅子等等。”营业员用讶异的眼光望向我,礼貌地说道:“刚才,听你说什么空房间,一堵墙,和什么反装的门,我实在一点也不明白,你是说……”

  我道:“现在,那间书房就是那样子。”

  营业员维持着礼貌,心中可能在骂我神经病,我没有向她作进一步解释的必要,因为事实摆在那里。

  我再问:“你带板垣……井上去看的时候,是一间书房。”

  “是的,”营业员回答得十分肯定:“就在书房的桌上,他叫我拿出合同来,而且先付了一年房租。”

  “那么,他什么时候搬进去的?”

  “据管理员说,当天晚上,他就和一位女士,带着简单的行李搬进去了。这种情形也很普遍,我们也不会追问。”

  我不禁苦笑,那间房间,什么时候起,由一间普通的书房,变成了那样怪异莫名?要反装房门,还可以偷偷进行,要砌上一堵墙,可没有那么简单,所使用的材料极多,而且还要好几个人,开工好几天,要进行这样的工程,决无可能瞒过管理员。

  一想到这一点,我立时又问:“在井上先生租下了那个单位之后,那幢大厦的管理员,一直没有换人?”

  营业员“啊”地一声,道:“换过一次。他租了那居住单位,是八个月之前的事。原来的管理员叫武夫,武夫在三个月之前死了!”

  总算有了收获,我兴奋得直跳了起来:“那位叫武夫的管理员,怎么死的?”

  营业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回答的是总经理,他道:“意外,武夫没有亲人,是警局通知公司,他因意外而死亡的!”

  我追问:“什么意外?”

  总经理道:“好象是在狩猎区,被子弹误中要害而丧生的,连子弹是什么人射出来的都不知道!”

  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发现!

  “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发现!”我向健一强调。健一已经在吩咐找武夫“意外丧生”的档案。

  我说:“原来的管理员死了,这可以解释,那间房间的改装,是板垣租下了那个单位之后五个月之间所进行的。他买通了武夫,在夜间运建筑材料进来。如果在夜间进行,就只有武夫会知道。至于板垣为什么要那样做,现在还说不上来,可是武夫的死,只怕绝不是什么意外!”

  健一的神情也很凝重,他甚至有点不耐烦地将爬在他肩头上,正伸出舌头在舔他后颈的那头小眼镜猴推开了一些。

  那头白色的小眼镜猴一直和健一在作伴,健一本来将它留在家里,但是有一次他回到家里,发现家中的陈设全被弄得乱七八糟之后,他宁愿将这只小眼镜猴带在身边。

  健一在推开那头小眼镜猴之后,向我眨着眼:“你昨晚整夜,在那房间中,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我摇头道:“没有!”

  健一的手下已经找出了武夫的档案,拿了来,健一忙打开活页夹,看着档案。

  档案的内容很简单,武夫的尸体被发现在一个狩猎区,那时正是狩猎季节,很多猎人在那一区活动,武夫的死因也很简单,有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心脏部位。根据判断,可能是流弹误中。

  经过解剖,取出了子弹,是普通的双筒猎枪的子弹,恰好陷进心脏,导致死亡,据法医指出,子弹的力道不强,如果武夫的上衣口袋中,有一本日记什么的东西,将子弹的来势挡一挡的话,子弹接触不到心脏,他就不至于死亡。也就是根据这一点,所以判定武夫死于误中流弹的意外。

  至于武夫到狩猎区去,是为了什么呢?他受雇的那公司说,由于休假,他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到狩猎区去渡假。

  从所有的记录文件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我和健一看完了之后,健一问我:“一个第一流的职业杀手,是不是可以先算准了距离,来配合猎枪的性能,使得子弹恰好在力道快要衰竭之际,恰到好处地射进人的心脏之内?”

  我道:“当然可以。”

  健一皱起了眉,霍然站了起来。趴在他肩头的小眼镜猴发出了“吱”地一声,自他的左肩,跳到了右肩。

  健一一站了起来之后:“武夫如果是被人谋杀的,他是第一个,板垣是第二个,你猜第三个会是谁?”

  我立即道:“板垣的情妇!还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健一闷哼了一声:“凭一张那样的绘图,太难找了!”

  我吸了一口气:“要快点找!我的假设要是不错,调查所有的建筑材料行,砌一堵墙要多少砖,多少沙浆,砌墙的人一定要向建筑材料行购买,而且是在晚间送货。要有熟练的工人,才能砌出这样的一堵墙来,那也应该可以查得到!”

  健一大声道:“对,我手下的探员,可以查到这些!”

  他伸了一个懒腰:“今天晚上,我们去喝点酒,怎么样?”

  “好啊,去喝点酒!”我立时同意。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连锁:http://www.sbenshu.com/lians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