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习题:无解 第三章

  当小风玩尽兴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回程的路上他吃了热狗又吃了汉堡,一到家洗了澡就上床睡了。

  宛葳葳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下楼后拿了皮包就要回去。这时候嘉祺天突然喊住她,「-要去哪儿?」

  「呃!」她还真吓到了,「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因为白天的时候她就感觉得出来他似乎很忙,急着想离开。

  「-以为我会去哪儿?」他从漆黑的窗边走了出来。

  「酒店。你不是那里的负责人吗?」她赶紧走到墙头将室内电灯多按亮了几盏,「这里是住的地方,不是酒店,不需要这么省电好不好?」

  他并没有阻止她开灯,只是笑着说:「有时候不开灯,光看着外面的灯海,独饮半杯,那感觉真的很棒。」

  「你的意思是只要和酒扯上边都不要开灯喔?」这是什么论调?

  「看来-一点都不懂得什么是享受。」嘉祺天咧嘴一笑。

  「没错,我是不懂,因为我从没有享受过。」她朝他抛了个白眼。

  事实也是如此,在澳洲这些年,麦克爷爷想尽办法训练她看书、看书,除此之外就是运动,每天规律的生活,哪来的享受。

  「从没享受过?-是指哪方面?」他语出暧昧。

  「还有分哪方面吗?」葳葳打了个呵欠,当真累了,「你想说什么明天再说吧!我困了,再见。」

  「-不能走。」

  「为什么?」葳葳紧皱双眉,凝目望着他,「我只是答应当小风的保母,可没说要把自己卖在这里。」

  「小风他半夜有时会吵着上厕所或作噩梦,既然-是他的保母,是不是该近身盯着才好?」他目光灼灼的直盯着她那错愕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要我跟他一起睡?」

  「这倒不需要,只要在他旁边的房间住下就行。」他走到她面前也递给她一杯酒,「-可以去那间房间看一下,需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

  她-起眸,端视他好一会儿,才道:「我东西都在家里。」

  「明天再回去拿,今天就暂时住下。」他不是用询问的语气,而是用「命令」式的。

  「你都是这么专制的吗?」她将皮包扔在沙发上,也端起杯子浅啜了一口,

  「好吧!但是你得找到可以让我换洗的衣服。」

  「这个简单,我这里什么没有,女人的衣服可多了,跟我上来吧!」接过她手上的杯子,搁在一旁,他便步上二楼。

  葳葳只好跟着上去,她先进入自己的房间,发觉这里的设备非常完善,电视、音响、各式电器化用品都有,就连浴室都是按摩浴缸。

  「怎么样?」过了会儿,他走进来,咧嘴笑问。

  「很好。」她看着周遭摆设。

  「喏,衣服在这里。」原来他刚才就是先去帮她拿衣服。

  就当葳葳接过手正想道谢时,却突然愣住。

  「天,这是什么?性感睡衣!」她倒吸口气。

  「怎么了?-该不是个这么古板的女人吧?」嘉祺天笑睨着她那张怔忡表情。

  「我怎么会古板呢?」她傻笑地回应,「我可是最时髦、先进不过了。」

  葳葳知道这男人一定不喜欢太过保守的女人,如果她承认的话,说不定连成为小风保母的资格都丧失了,如此一来要找出家人被囚在何处可就难上加难。

  「那就好,-的衣服我等不会请王嫂上来拿,明天上午九点前就会送来还。」说完之后,他便转身打算离开。

  「你要去哪儿?」她居然傻得喊住他。

  「这个时间,-说我会去哪儿?」嘉祺天指指墙上的小时钟后便旋身步出房间。

  直到他的脚步声徐徐消失后,她这才坐在床畔,皱着眉看着那件带点风尘味道的睡衣。

  不知小风的母亲去哪儿了?为何从不曾听他们提过她?

  摇摇头,她拿起这件性感睡衣进入浴室,当梳洗过后,她正要穿上它,却怎么看都不顺眼,怀疑这么一点儿布料能够盖住多少肌肤,不过要她穿回已穿了一天的脏衣服,那她宁可选择它。

  好不容易弄懂穿法,将它挂在身上,她走到镜子前面转了一圈……「我的身材也不错呀!那个臭男人还嫌什么嫌?」

  叩、叩、叩。

  突然房门发出轻叩声,吓得她赶紧抱住自己直瞪着门板,「谁?」

  「我是王嫂,来拿小姐的衣服去洗。」房门外是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哦!好,请等我一下。」葳葳赶紧找来一个袋子将换下的衣服塞进里头,并将门打开一个缝,只够让袋子移出去,「谢谢。」

  王嫂离开后,葳葳轻吐了口气,好险没让她看见自己的模样,否则定会让她以为她是在酒店里服务的小姐呢!

  这不该怎么办,她真要睡在这里,一直到隔天拿到衣服吗?

  葳葳烦恼地在房里来回踱步、辗转难眠,她知道她不能一直做小风的保母,在原地踏步或滞碍了所有的行动。

  此刻,夜深人静,外头只有淡淡的风声……该是她行动的最好机会,只是身上这套薄如蝉翼的睡衣……还真是一大阻碍。

  或许是她想太多了,嘉祺天今晚必会留在酒店,小风和王嫂应该都睡了,现在该是她找人的最佳时刻!

  不停的鼓励自己之后,她打开房门,走到外头……决定从一楼找起。

  一楼是客厅、餐厅和厨房,厨房里有间电器室,其他倒没有怪异之处;爬上二楼,小风的房间在她的房间隔壁,再过去一间是储藏室,里头除了放置一些旧电器外,并没有令人起疑的东西,接着她又往最尽头的那间房间移步……

  轻轻推开一看,这里头居然有着嘉祺天身上那股麝香混合着肥皂的味道!

  葳葳立刻合上门,心想:莫非这是他的房间?还好没让他撞见,否则她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眼看二楼也没问题,她便爬上三楼,这里是最后一层楼,却也是最阴暗的。偷偷摸摸的正要推开其中一间房门,她竟听见背后一道嗤冷的声响。

  「这么晚了,-不睡觉在干什么?」

  葳葳定住动作,身子已发出控制不住的颤栗,她知道是嘉祺天回来了!老天,为什么好死不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恋爱习题:无解:http://www.sbenshu.com/lianaixiti_wu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