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米尔的指环(上) 第二章

  “鬼婆婆来了、鬼婆婆来了,她提著菜篮往这边来了,快闪、快闪,别被她碰到……”

  童稚的声音最天真也最无情,他们往往不知道自己说出口的言语会有多伤人,当成游戏一般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众所皆知。

  不过小孩子的笑闹声根本伤不了杜如月,年过半百的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上十岁,背已佝凄无法挺直,满脸的皱纹让她更显老态。

  尤其是前几年一场车祸撞断了她的腿,长时间的复健成果却不甚理想,走起路来一高一低有点跛,远远望去还真像童话故事里的虎姑婆。

  但是会被称为鬼婆婆并非因为她的外表,以前她还是镇上出名的大美人,追求者众几乎要踏平她家的门槛,是个人见人爱的富家千金。

  是她感情受挫离群索居,父母遗留给她的财产够她一生丰衣足食,因此她独来独往不与乡里往来,孤僻成性地快速苍老,附近的孩子才开始如此喊她。

  “姨婆,你又去买菜了,我不是一再叮嘱你等我回来吗?”真教人无法放心的老人家。

  纤纤素手为她拎走一袋一袋的蔬果鱼肉,略带责备的语气中有著浓浓关心。

  “哼!买个菜不算什么,你少在一旁瞎操心了,我还没老到走不动的地步。”老是唠唠叨叨地,比她这个老太婆还罗唆。

  “行动不便的人要认清本份,你的脚不允许你来来回回走上好几里路,你就安份点让我们安心好吗?”看姨婆那么辛苦奔波让她很于心不忍。

  “什么行动不便,我的脚只是瘸了还没断,别当我是残废看待,年轻时我还能走到万华的庙里上香呢!”杜如月逞强的走快一步,可差点扭伤了腰。

  表情淡然的年轻女子及时扶了她一把。“要不要我弄辆车让你代步,双青在机械方面有些天份。”

  她有张极其冷艳的脸孔,看似不近人情,但那双猫样的迷雾瞳眸却让人感到有种神秘佣懒的魔性美,不自觉地多瞄两眼。

  说她美嘛也不尽然,尖尖的鹅蛋脸完全不符时下流行的丰腴双颊,两眼太大缺少灵气,唇薄下厚颧骨高,在面相上属于福薄命硬类型。

  可是她浑身散发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反而增加她个人的魅力,隐隐约约牵动人们的目光,使人克制不住想去注视她的欲望。

  杨双亚和杜如月都是街坊邻居眼中的怪人,她们不喜欢与人攀谈,平时不主动与邻人走动,更别提什么敦亲睦邻。

  安静与远离人群似乎是她们所追求的理想境界,虽然每一个人都认识她们,但没人能和她们攀上交情,对她们的认知比水还淡。

  所以无知产生了种种传闻,大多是偏向负面的,好奇的人们总会穿凿附会地编派无稽,再荒谬的情节都有人相信。

  “免了、免了,何必浪费那个钱,我这把年纪了你还想折腾我,想我早点升天呀!”七老八老教她学骑车,不摔个鼻青脸肿才有鬼。

  杜如月气冲冲地拍开她扶持的手,一跛一跛地走得蹒跚。

  “钱不是问题,我还有些足以应付,买些零件来组装花不了多少钱。”省著点用还能应付开支。

  一听到她要动用私房钱,老人家更气了。“什么叫不是问题,以后你和双青的吃穿用不要用到钱?!嫁人、娶妻都需要钱,你以为钱会从天上掉下来吗?”

  走过树龄有五百年之久的老槐木边,气呼呼的她一把推开老旧的篱笆门,脚步一轻一重地走向铺有小石的石板路,一路走进她住了五、六十年的木造两层楼房。

  以外观来看这栋建筑保养得还算不错,一边是日式的造景庭园,不过疏于整理有点鬼气森森的感觉,虽然没什么杂草但长了一堆比房子高的茄33523;树,风一吹拂便发出近乎鬼哭神号的沙沙声。

  而另一边则种植时令的蔬菜瓜果,由叶子青翠、果实饱满的情况来看,它们受到的照顾显然较多。

  红瓦白墙已被蔓生植物占据,一朵朵开著的小白花俨然是屋子唯一的颜色,夜里灯光由外一照恍若阴宅,更添加它的神秘性。

  “我老了,还能照顾你们几年?能省则省不要乱花钱,我这条腿横竖就是这样了,能拖多久算多久,死了带进棺材里也就算了。”她可不敢指望还能健步如飞。

  眉一皱,杨双亚放下手中的菜篮扶她坐下。“不是不能救,如果能用父亲的配方……”

  “双亚,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活腻了不成,还敢挂在嘴上提。

  猛地一26253;,她如梦初醒地露出一丝苦笑。“是我糊涂了,考虑不够周详。”

  她忘了那东西葬送了不少人的生命,包括她醉心生化领域的父母,他们因为测试那玩意而赔上一条命,连家人也难逃死亡的威胁。

  “以后连提都不许再提,当没这回事,你只是乡下小镇的平凡女孩,知道吗?”她只能用这种方式保护他们,尽量远离人群。

  感情事遇人不淑已经够悲惨了,她晓得自己性子倔容不下情人一丝的背叛,当年才会愤然逼他离开,从此不再涉足情情爱爱。

  这些年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回想过往旧事,多少欷吁不免浮现心头,要是她不那么倔强的话,孙子辈也差不多和他们两姊弟一般大。

  看著妹妹的女儿、女婿遭逢不幸,她终究无法铁石心肠地坐视不理,将自己由自怨自艾的寂寞中拉出,全力地护著刀口下的遗孤。

  她不晓得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眼见他们才能被埋没,一辈子都将默默无闻,她能做的只有保全他们后半辈子生活无虞,不被她这老太婆拖累。

  性情孤僻的杜如月是被环境逼出傲性子,不与人往来是怕被人嘲笑识人不清,镇上的好男人不挑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雷米尔的指环(上):http://www.sbenshu.com/leimierdezhihuan_shang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