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那兰 第一章

  凉风徐徐,京郊驿道旁有几棵大树合抱处开了家茶栈,卖些简单的点心和茶水供来往人马歇脚休息。

  一个面庞黝黑、神色冷峻的男子坐在里面喝茶,一边吃着糕点,一边观察着来往客商。

  「陆捕头,好久不见了!」一个高大的男子冷不防在他身旁坐下,大剌剌地拿起桌上的糕点丢进嘴里吃。

  「那兰,你可终于来了!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被称之为陆捕头的男子看向来人,彷佛松了口气似的。

  「陆兄就这么想我啊?咱们这回分别是久了点,但也别这么肉麻呀!」那兰弯起俊眼,懒懒一笑。

  「去你的!谁想你了?怎么还是这么不要脸!」陆捕头没好气地低斥。「半年不见你,你都跑哪里去了?」

  「我到云南普洱的深山里住了一阵子。」那兰边说边朝伙计一弹指,让他给自己送壶茶来。

  「云南?」陆捕头皱了皱眉。「你到那里干什么?」

  「游山玩水啊!」那兰呵呵笑,一脸陶醉地说道。「云南那里崇山峻岭,景色雄奇,我一路沿着澜沧江往山谷里走,你没有亲眼所见,绝对不知道澜沧江的河水有多湍急。

  「还有,那深谷里的花鸟全都十分珍奇,绝对也是你不曾见过的。我跟那里与世隔绝的苗人住了些日子,顺便看看人家是怎么养蛊的。」

  陆捕头听到「养蛊」,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那种东西多可怕,有什么好看的?」他皱眉瞪眼。

  「其实没有想象中可怕,反而非常新奇有趣。陆兄,你可知道蛊是怎么养出来的?」

  那兰撑肘俯身压往桌前,低声问他。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陆捕头一脸憎厌的表情,神色大是畏惧。「你可千万别学人家养蛊,那是害人的东西!」

  「养蛊岂是那么容易学来的?我要是真跟人有仇,直接打个输赢就行了,犯得着花那么大力气养蛊吗?」

  那兰耸耸肩,悠哉地弹掉手指上的饼屑。

  「你这半年就只去了趟云南?」陆捕头怀疑地看着他。

  「也不是,云南回来以后,帮我姊处理了镖局一些小事……」那兰顿了顿,调眸瞟他一眼。「陆捕头,你怎么像盘问犯人一样啊?」

  「以往你每隔三个月就会来找我接点私案赚赚盘缠,这回都半年没见你了,我怀疑你哪来的钱过日子啊!」这叫关心,居然不懂,呿!陆捕头在心底暗念。

  「所以我现在不是来找你了吗?」那兰摊手苦笑。「怎么样?手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案子,说来听听。」

  陆捕头端严了神色。「有三件难办的案子,酬金分别是五百两、三百两、二百两,你愿接哪一件?」

  「这还用说,当然是接五百两的!快说来听听吧,到底多难办?」那兰兴致勃勃地问。

  「此人已经是京城一方恶霸了,他正是南静王韦放的世子——小王爷韦世杰。」

  「南静王世子?」那兰怔了怔。「那不就是当今皇上的侄儿?印象中,你们官府一向很纵容小王爷韦世杰的,不是吗?」

  陆捕头眉头紧蹙着,无奈低叹。

  「碍于南静王的权势,本来我们是不敢太得罪韦世杰,暗中也有意笼络他,想以恶治恶,好让地方上一些小盗贼畏惧他们而不敢蚤扰作乱的,可是没想到小恶虽然除了,但却更加助长大恶的气焰。

  「近年来韦世杰行径日渐嚣张,非但放纵手下随意强抢百姓财物,甚至遭遇抵抗便随意杀人,还听说他们私设牢狱,擅用私刑,已经完全不把官府衙门放在眼里了。

  「百姓畏惧他们的权势,也害怕他们的报复,所以没人敢上衙门状告他们,韦世杰可以说已经是京城里最大的祸患了。」

  「现在才知道养虎为患,会不会太晚了点啊?」那兰对结果不感意外。

  陆捕头打量了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你别说风凉话了,他的大伯是当今皇帝,谁能耐何得了他?若要打狗也得看主人是谁吧?」

  那兰耸耸肩。「所以,你们希望我怎么做?」

  「韦世杰已经是毒瘤祸患,不用非常手段是无法根除的,你有办法……」陆捕头附在他耳旁低声问。「你有办法悄悄杀了他吗?」

  那兰挑高了左眉,思索好一会儿,然后一把将陆捕头拉到茶棚后,远远避开茶客,确定不会有人听见他们的谈话。

  「捕头大人,杀人的办法我多得很,但现在杀的是皇上的亲侄子,才值五百两?这未免太不划算了吧!」那兰开始议价。

  「衙门最近很穷,最多只拿得出五百两。你只是抬抬手就能割掉这颗毒瘤,会有多少人对你感恩戴德,你就当为民除害嘛!」陆捕头努力守住底价。

  「别给我戴大帽子了!」那兰最讨厌英雄式的吹捧。「我是很愿意为民除害,但此人是皇帝老头的亲戚,一旦查出是我干的,那还不抄了我全家?」

  「你全家不就是你一个人吗?」陆捕头斜眼笑道。「找个地方躲起来避避风头,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兰瞪他一眼。「我现在确实是没有爹娘妻儿要养,但我还有一个姊姊,我可不想连累他们一大家子的人。」

  「你办事一向干净利落,从没有过闪失,不会有人知道韦世杰的案子跟你有关系的,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我不是对自己没信心,我是对你们没信心!」那兰不悦地蹙眉。

  「我们?」陆捕头表情极为无辜。

  「这件私案非同一般,牵扯到的可是皇亲国戚,谁知道你们官府到最后关头会不会出卖我?」

  要他一个人亡命天涯不要紧,但绝不能连累了姊姊和姊夫。

  「你放心,这件事情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陆捕头拍拍他的肩头保证。「那老弟,咱们认识都十几年了,我的为人你不会不了解,你应该要信得过我才对。」

  那兰默然良久,抚着额角低头沈思着。

  他和陆正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了,知道他的个性嫉恶如仇,刚正不阿,也很清楚他是那种宁愿砍断自己的手,也不会出卖老朋友的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浪子那兰:http://www.sbenshu.com/langzina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