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 第四章

  昨儿一夜,女官小梅一想到青儿不按牌理的脾气,真是叫人胆战心惊。她深怕青儿一个应答不对,扫了狼王兴致不说,甚至得罪狼王,祸及兰若——好在这事并没发生,她一早进入王的寝宫,看见几上叠了一方沾血的帕子。小梅抚了抚心口,担心了一整晚,这会儿总算能松口气。

  “小梅,”一回王后寝居凤凰宫,青儿立刻发问:“等会儿是不是还得念什么‘君子偕老,副笄六珈’?”

  小梅难得笑容可掬,她一边把沾了血的帕子叠好放进木匣里,一边回答:“这是用不着背了,但琴跟绣艺疏懒不得,还有舞,奴婢发现狼族人很喜欢跳舞,为了讨狼王欢心,您还是得学上一学——”

  等会儿,小梅还得亲自把木匣送交到随行护卫官手上,由护卫官带回面呈兰若王,证明公主已和狼王圆房过。

  “我不是说我不想背诗。”青儿解释。“我意思是,你就照以往那样子磨练我吧,我不会再动不动抱怨了。”

  小梅合上木匣,绕着青儿转了一圈。

  不对劲!小梅轻触青儿额头,没发烧啊?

  青儿忍不住嗔:“你干么这表情?好像我认真很奇怪似的!”

  “是挺奇怪。”小梅一点也不给她面子。“以往在宫里,要您念诗习画,就像要您命一样,结果一来狼都,您就转了性——啊!”她蓦地想到。“该不会是狼王说了您什么?”

  “才不是,是我自己要发愤图强的。”青儿一扭身坐回椅上。“来吧来吧,要我念什么学什么,尽管放马过来。”

  瞧她模样,不像在开玩笑——小梅一耸肩,从衣笼里取来一册《诗经》,现在就看她能撑多久。

  “来啦,奴婢念一句,您跟一句。”小梅道:“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

  “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青儿摇头晃脑跟着念。

  “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小梅继续教。

  “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

  “蓼彼萧斯,零露瀼瀼。既见君子,为龙为光。”

  “蓼彼萧斯,零露瀼瀼。既见君子,为龙为光……”

  就这样,一整个早上,风凰宫里不断传出朗朗的读书声……

  下午,青儿正学绣学得昏昏欲睡之际,外头突然传来宫女的叽喳声,她耳根一下竖起。

  “你们听说了没有?王正在操练场上和人玩相扑呢!”

  “真的?我们快去看。”

  “我也要我也要——”

  几个宫女齐嚷着,接着,外头就没了声响。青儿回头,看见埋首刺绣的小梅搁下绣针。

  “您也想去凑热闹?”

  真不愧是小梅。“可以吗?”她甜笑问。

  说真的,不行。小梅想。堂堂王后,跟一群宫女凑在一块儿看男人戏玩,成何体统?但如果不答应,小梅担心青儿这鬼脑筋,又会像之前一样,想法子偷溜出去——

  两害相权取其轻,小梅想,还是答应比较妥当。至少自己可以跟在一旁看顾。

  “不过您得答应奴婢,不能耽太久?”小梅先不但书。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青儿小小声欢呼。

  “您呐,”见她忘情的举动,小梅忍不住提醒。“已经是王后了,举止得端庄点,不能老像个孩子蹦蹦跳跳——”

  “好好好,仅此一回,下不为例。”青儿双手一拜。

  小梅想再多说两句,可一看青儿心魂早飞到外头去,说了也是白搭。

  反正现下没外人在,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小梅道:“那您稍等奴婢,奴婢先到外头打听操练场在哪里。”

  一刻钟过,主仆两人在宫女带领下,乘着软轿来到操练场边。

  场中正打得火热,据先过来的宫女解释,英明神武的狼王已经扑倒了七人。这会儿正有一对巨木般的孪生兄弟,一左一右将厉无垠围住。

  一见场中态势,青儿惊问:“等等,现下该不会是他们两个,要合力对付王吧?”

  宫女引颈眺望,表情也不太确定。“似乎是——”

  就在这时,场中突然有了动静。两兄弟互使了个眼色,齐一擒抓住厉无垠两只袖子,使劲一扯,缝作结实的皮袍从中一分两半,露出厉无垠精实健壮的胸膛。

  “王!”众人惊呼。

  危险!青儿起身,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但没想到皮袍一破,反给了厉无垠机会。他肩一缩抽出手臂,接着往前一翻。

  孪生兄弟不及反应,竟让他逃脱了去。

  只见厉无垠一个虚扑,钻进右边大汉腋下,左手抓住腰带,右手扭住手臂,肩胛一顶,借力使力,竟然把高他两颗头的大汉托将起来。

  见状,围观的将士们简直疯了。

  “王、王、王……”

  大汉惊叫声混着众人的欢呼声,厉无垠腰杆一顶,将大汉摔扑在他兄弟身上。

  “哈哈哈哈……”两大汉踉跄跌坐的姿态,逗得众人发笑。

  厉无垠高举双手,要大伙儿安静。接着他朝两兄弟伸出手,将两人一把拉了起来。

  “我两兄弟依旧不是王的对手啊。”其中一人搔着头说。

  “好说。”厉无垠抱拳一躬,做了汉人常见的承让动作。

  “王、王……”将士们欢呼着拥上,几个人把厉无垠高高抛起,再稳稳接下。

  从头到尾青儿都兴致勃勃看着,倒是小梅,眉眼中带着点“野蛮人”的不屑。

  “王后,”小梅小声提醒。“该回凤凰宫了。”

  可是——青儿恋恋不舍地看着,还贪玩爱热闹的她,实在不想这么早离开。

  就在这时,厉无垠身旁的人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转头一望,发现了坐在软轿上的青儿。他绽出太阳般的灿笑,举手用力挥了挥。

  他知道她来了!笑逐颜开的青儿正想回应,身旁却传来小梅扫兴的声音。

  “不可以。”小梅在乎身旁宫女目光,认为在大庭广众喜形于外,有失庄重。

  哪来这么多规矩?主仆俩互瞪着较劲。

  “娘娘答应过奴婢的。”小梅提醒。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狼王:http://www.sbenshu.com/l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