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道干烧明虾 第四章

  早晨的阳光,自小窗台照射进来,席蓝晴不觉地翻了个身避开阳光,倒头继续大睡。

  今天是她逃离那个讨厌鬼的第一天,不好好的睡一下就太对不起自己了,顺便补充一下昨天耗掉的体力也不错。

  不过就是有一点不满意的地方。

  翁文的床还真小,他一个大男人睡这么小的一张床,不会很不舒服吗?

  她感到极为不适的转过身,大手往旁边一捞,将一旁的棉被拉到胸前盖住。

  是她感觉错误吗?刚才在拉棉被的时候好像……好像碰到一个人?

  是翁文吗?应该不可能,他的胆子没大到敢跟她同睡一张床,因为他非常清楚下场会有多凄惨。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席蓝晴睁大眼,瞪向睡在她一旁的男子,从一开始的愤怒到最后的惊讶,都让她万万想不到那个不怕死的人竟然是他。

  天啊!他怎么又来了?

  “早安。”石烈宇睡眼惺忪的朝她一笑。他发现床太大也未必是件好事,就拿昨晚来说,还真是好眠的一夜。

  他决定放弃将她房间的床换大一点的念头,否则他又怎么可能抱着她睡呢?

  有了上次的经验,席蓝晴肯定他会在这里绝对不是在作梦,但她还是愣了好半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莫非她还是在家里?

  “这里不错,我为什么不能来?”他故意反问她。

  席蓝晴巡视了下房间,确定这里是翁文的住处。“你……又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他应该不知道她在这里才对,而且……问题是,他又是怎么进来的,翁文呢?

  席蓝晴掀开棉被来到客厅。“翁文,你给我死出来!”那个天杀的王八蛋竟敢出卖她!

  石烈宇也跟着她屁股后面出来,睡眼惺忪的倚着墙,打了个呵欠。“翁文已经把这个地方借给我,现在大概已经躲起来了。”应该是这样,记得昨晚他过来接他的时候,害怕得跟什么似的。

  “他……你……到底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他们俩是什么时候串通好的?可恶!真是气死她了,这个男人到底跟她有什么仇,为什么老是阴魂不散的跟着她不放?

  “没为什么,就是喜欢罗!”石烈宇倒挺老实的。

  “你喜欢,可是我不喜欢。”她讨厌死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了。“拜托你不要一直跟着我行不行?”

  “不行。”他答得倒是十分干脆。

  她一愣,他说得还真直接。“为什么?”席蓝晴的气焰顿时灭了一半,肩膀也垮了下来。

  “喜欢。”两个宇简单说明一切。

  “我不喜欢。”席蓝晴很不满的瞪着他。

  “我喜欢。”回看她,他爱死了。

  “我不喜欢,而且非常讨厌你。”她万分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带他回家,后悔那晚为什么要出门,后悔那时候为什么不直接把他送到医院,更后悔那时候为什么要一个人把他留在客厅,她明明就非常清楚她老爸和老妈的个性,否则也绝不会有今天。

  “我非常喜欢你。”这是他真情的告白。

  闻言,席蓝晴的心漏跳了一拍,石烈宇认真的表情让她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她说出口的话,却明显的和她的心意南辕北辙。“我讨厌你。”她还回他一个嫌恶的嘴脸。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是非常讨厌他的,而且是打从心里的讨厌。

  “这我知道。”他没有半点的不悦,反倒还有所期待似的。

  “不过没关系,感情是可以用时间培养的。”

  席蓝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跳动得越来越快的心跳,就连心跳声都清楚的仿佛在耳边般,天啊!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脸红心跳的?

  “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和我培养更深刻的感情吧!”他挑了挑眉,表情暖昧中带点邪恶。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脸皮竟然这么厚,而且还会说出这种活来,但是石烈宇却没有半点后悔的念头,喜欢她的信念反倒愈是坚定。

  席蓝晴又是一愣愣。心中的念头是:他好无赖!不过她却对这个无赖的表白有一点动心,她紊乱的心跳就是最好的明。

  天啊!她到底怎么了?

  她深深的做了个深呼吸,抚平小鹿乱撞的情绪后,硬是在脸上挤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我非常的介意。”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和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培养那种感情嘛!

  石烈宇早猜到她会这么说,并不怎么感到讶异,只是对着她将嘴角微微上扬,转身走回了房间。

  别以为他是打了退堂鼓,打算就此放她一马,其实他只是要回房换件衣服,出门去吃早餐,这样才有体力和她继续应战下去。

  吃早餐的时候,石烈宇的日光不里有意无意的直打量着她的吃相,他发现席蓝晴对吃的挺挑剔的。

  就好比她面前的荷包蛋,她只吃了中间约1分熟蛋黄的部分,蛋白的部分也只吃了一小口,其他的就不碰了。

  又如她点了份蛋饼,她先吃饼皮的部分,再慢慢吃中间包的馅料,眉心不由自主的蹙着,好像在吃什么难吃的东西样。

  而喝饮料的时候也是一样,先啖一小口试试味道,觉得不错的时候才吸一大口,但表情还是一样很难看。

  “你好像对吃很挑剔。”他问。瞧她的脸皱得跟什么似的,好难看。

  “还好。”她放下筷子,似乎不打算将它们吃完。

  “不吃了吗?”他看了下她眼前的东西,她根本没吃多少。

  席蓝晴耸了耸肩,淡淡的道:“我很饱。”她对吃的东西其实非常挑剔,只要她觉得不好吃或不喜欢的东西,她几乎不爱碰。

  “可是你没有吃多少。”才吃这么几口就说饱,分明是不合胃口。

  “我吃不多。”

  石烈宇也没多说什么,低头赶紧将早餐吃完,他想到一个不错的办法,说不定可以让她动心喔!

  在回家的路上,他顺势绕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菜,席蓝晴不禁狐疑的想,他该不会是想下厨吧!

  不过她也没多问,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来一道干烧明虾:http://www.sbenshu.com/laiyidaoganshaomingx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