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道干烧明虾 第三章

  席蓝晴把家里的房间全都找了一遍,赫然发现这个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个发现让她心底直发毛。

  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她不安的想着。

  “你不用找了,他们全部不在。”就在刚才席蓝晴急着找人时,石烈宇已经泡丁杯咖啡,安逸的在沙发上优闲的喝着咖啡,仿佛把这里当成了他自己的家。

  “你怎么知道他们都不在?”席蓝晴睨着他,非常讨厌他现在的态度,好像这里是他家,而她才是闯进他家的不速之客。

  “昨晚你妈告诉我,他们要到山上的别墅住个十天半个月,短期内不会回来。”

  “他们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说要到山上去住?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可能……有可能……”被他这个色狼给吃了吗?

  “你放心,我不会动你的,我只是要在这里小住几天而已。”石烈宇一眼就看出她脑袋里在想什么……

  “什么!你还要在这里小住几天?那怎么行,这个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而且我还有其他的姐妹,要是她们回来看到家里多了一个男人,不会很尴尬吗?”席蓝晴觉得自己快疯了。这个被她捡回来的男人,简直是烫手山芋,甩不掉就算了,还打算死赖着不走,可怕、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她们应该也暂时不会回来。”他可以确定她们在短期内,绝不会踏进这个家一步,所以尴尬的场面当然是不会有。

  “你又怎么知道?”席蓝晴脸色铁青的大吼。其实这种事她不必多问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只是最令她懊恼的是,她怎么会有一个一天到晚只想将她推入‘火坑’的母亲,也不想想男女共处一室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这种道理自古流传到现在,只是到她母亲这边就好像被终结一样。

  更夸张的是,她这个妈竟然还允许未出嫁的女儿,跟一个认识不过短短几小时的男人共睡一张床,天啊!她上辈子到底积了什么德?怎会让她给一个超级激动又超级先进的妈当小孩?

  不过这样想会不会很不孝?她突然静下来沉思。

  “你妈昨晚好像有知会她们了,要她们先在外面的饭店住几天。”这可是他亲耳听到的喔!千真万确。

  “天啊!”席蓝晴再也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不管她是不是不孝,总之,她的母亲要将她赖给这个男人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她应该有所反击才对。“你确定要在这里小住几天?”她决定了一件事。

  “有问题吗?”他确实有这打算。

  “是没问题。”席蓝晴给了他一个虚假的笑容。“那就祝你住得愉快,再见。”

  石烈宇既然决定要住这里,就让他住个够吧!这个家就让给他,她也决定要到饭店住个几天。

  “你打算要住外面吗?”他问。

  “废话!”她火大的回应。要地跟这个男人共处一室已经是不可能的,想到以后他还有可能跟她同睡一张床,她就寒毛直竖。

  “你要去外面住我是不反对,不过……我记得你好像没钱了。”

  “谁说我没饯,我的钱就放在……”席蓝晴摸了摸口袋,顿了下。怎么是空的?一定是放在房间了。“哼!谁告诉你我没钱,

  我把钱放在房间。”话落,她快步的走回房间,心里也不确定那些钱到底还在不在。

  席蓝晴几乎快把整个房间翻遍了,但就是找不到昨晚的那九万块。

  奇怪!她是放到哪里去了?记得昨晚她没有把钱拿出来呀!怎么会凭空消失。

  她掀开棉被再找一遍床,可是除了棉被之外就无其他的了。

  石烈宇还是那副悠哉游哉模样地倚靠着门边,双手自然的摆放在胸前,脸上挂着玩味的笑意。这女人还真是越看越讨人喜欢、越看越可爱,尤其是她生气的模样,丝毫不减她半分气质。“你不用再找了,没钱就乖乖的住家里吧!我不会介意的。”他可是求之不得。

  席蓝晴睨着他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你好像很清楚钱的事?”她敢打包票,她的钱会凭空消失,他一定知道原因。

  “还算清楚,不过我要说明一件事,你的钱不见,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说,到底是谁拿了我的钱?”让她知道是哪个小偷偷的,她一定会狠狠的痛扁他一顿,打得他哭爹喊娘。

  “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否则一定又会火冒三丈。”他好心提醒。

  “是不是又是我妈?”

  石烈宇无谓的耸了耸肩,表情写着“是”。

  顿时,只见席蓝晴抓狂的大叫,她快疯了。

  她的妈怎么这么恐怖?先是强迫她跟这个男人共枕一夜,之后又完全不留后路的拿光她的钱,这摆明就是让她无处可去的卑劣行为嘛!

  她快疯了……快疯了……-

  石烈宇还是那副优闲的模样,虽然女人的尖叫声是最可怕的,也是他最怕的声音,可他就是喜欢听她的尖叫声。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可以包容一切所不容许的。他有所顿悟的想着。

  他看着她尖叫的样子,开始盘算着他的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可以成功的掳获她的心,但他却没预料到她的下一步行动,或许应该说是他失算吧!

  继尖叫声之后,席蓝晴突然冲上前去,正当石烈宇以为她只是要走出去,还体贴的让出一条路好让她过时,下一秒,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坐云霄飞车,随后,他整个人仿佛坐自由落体般,笔直的往下掉,不同的是,自由落体会在该停的时候停下来,可他却没有,还重重的直接摔至地面,一股刺痛感迅速朝他袭来。

  没错!他被这个暴烈女过肩摔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来一道干烧明虾:http://www.sbenshu.com/laiyidaoganshaomingx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