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一剑 第五章

  银箭先生的尸体自半空摔落,跌得骨肉模糊,而那只大鹰的双翅被小剑串住,不住地挣扎着。

  石砥中自空中落下,飘飘落在假山之上。

  他仰首一看,只见另一只大鹰因为脚爪被斩断,悲鸣着向西飞翔而去。

  石砥中运集功力,大喝一声,长剑脱手射出,有如流星掠过苍穹。一道光痕倏闪,剑刃飞射中那展翅双翼的苍鹰。

  鲜血滴落,那只大鹰叫了声,一敛双翼,如陨石泻落。

  石砥中见到销金神掌脸上惊容毕露,正缓缓飘落。

  他也顾不到发出三支小剑的是否是东方萍或者天龙大帝亲到。

  他一见销金神掌,便立时想起自己五个师兄挣扎逃命,血洒大漠的情景来了,顿时怒火中烧,清啸一声,飞扑而去。

  销金神掌自十丈空中跌下,虽然庞大的鹰体能够借力运气,他仍然栽了一跌,滚出老远方始将体内翻滚不已的气血舒平。

  他方一立起,风声一响,石砥中已挺立在他的面前,朝他怒目而视。

  他倒吸口凉气,纵身退后六尺,双掌一交,摆置胸前,目光在搜集着天龙大帝的影子。

  石砥中见对方两眼乱转,冷哼一声道:“销金神掌,你还记得我吧!”

  销金神掌目光收回,凝注于斜飞双眉怒视自己的石砥中,他被对方那寒芒冰冷的目光所惊,在目前,他知道这已不是半年前在天山的石砥中了。

  他阴沉地一笑道:“当然认识你,小子,可贺你倒投入天龙大帝门下去了。喂!你现在意欲何为?”

  石砥中寒声道:“留下你的头颅!”

  销金神掌心中一震,双目瞬视道:“你有能力尽管使,但我灭神岛中人,岂有如此容易便……”

  石砥中大喝一声,道:“住口,凡是自灭神岛而来的人,我都要杀死他!”

  “嘿嘿!石兄好大的杀气。”

  西门锜形同鬼魅,悄然飘身而来,望着石砥中笑着说了句话。

  石砥中皱了一下眉头道;“你怎么也来了?西门兄,请稍等片刻,等我了结与灭神岛之恩怨!”

  西门锜道:“石兄非置他于死地吗?要知灭神岛主,神秘无比,武功奇诡,恐怕石兄你……”

  石砥中脸色一变,道:“西门兄是要为他说项?”

  西门锜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神色,脸色一变,左手食指曲起,似乎就要出手。

  但他一眼瞥见倒毙的银箭先生喉上插着的晶莹小剑时,脸色立即回复正常,左右望了一下,笑道:“在下怎敢扰及石兄报仇之举,哦!东方姑娘呢?石兄可曾见着她在哪里?”

  石砥中道:“她在前面街道上等我……”

  西门锜笑道:“那么我去看看她……”

  销金神掌蓦然狂笑道:“哈哈,想不到堂堂幽灵太子竟会屈膝于无名小卒之前,哼,不敢扰及……”

  西门锜双眉一挑,脸上杀意大炽,厉声道:“你真的不要命了?嘿嘿!我就成全你吧!”

  他右手握拳,中指微曲,哼了一声击将出去。

  销金神掌原来看出,西门锜与石砥中之间有隙,希望挑起双方的仇恨,他可从中取利。

  哪知西门锜顾忌东方萍在侧,不敢将石砥中打死,这下恼羞成怒,反向销金神掌出手。

  销金神掌没想到西门椅会突然出手,一怔之下,一股暗劲已撞击上身。

  他右足一滑,退后一步,双掌平推而出,金色光霞一闪,他的手掌显出淡淡的金黄色。

  轰然一声,如闷雷爆响,销金神掌双足深陷泥土中。

  一滴汗珠自额上滴落,他惊叫道:“五雷诀印!”

  话声一了,他吐出口鲜血。

  西门锜阴森森一笑道:“你也知道五雷诀印,哼!我叫你再也不能骂人了。”

  石砥中举手一挡道:“西门兄请稍待,我要先报了仇才能……”

  西门锜哼了声,右拳一引,左拳疾快地穿出,风雷之声大作,朝销金神掌飞击而去。

  石砥中剑眉倒竖,大袖一挥,自横里劈出了一道狂飚,截挡西门锜击出的拳劲。

  “砰……”地一响,石砥中身形一晃,几乎站不住脚。

  西门锜怒喝一声,道:“你也尝尝我五雷诀印!”

  他这“五雷诀印”一连五拳,力道层叠相加,每一式击出,即较上一式力道加倍,直到最后一拳,真具有开山裂石的威力。

  这下击出第三拳,气劲隆隆,漩激荡动,风雷声中,撞向石砥中。

  石砥中适才已接上西门锜的一式,直震得胸中气血翻滚,几乎立足不住。

  此刻他见到西门锜如此凶狠,心中惊愕,深吸一口气,佛门“般若真气”如潮涌出。

  “轰”然一声巨响,石砥中只觉那股尖锐沉重的劲道,有种奇异的力量,竟能使自己的“般若真气”被从中分开,自两边滑出的感觉。

  他心头一震,突地丹田一股热流汹涌而起,绕过“任督两脉”,畅通“天地二桥”,刹时布满全身。

  刹莉那间,只见他脸上洋溢出祥和的笑容,“般若真气”

  突地柔和如微风,飘了出去。

  西门倚第三式击出,劲道与对方一触之下,顿时便惊诧对方气劲的深沉凶猛,他深吸口气,左足跨将出去,左拳举至头顶,方待连环击出。

  蓦然对方手掌轻挥,一蓬柔和的劲力,将他的拳劲完垡化去。

  他的身形前倾,胸前已触及漫空掩及的气劲,全身被缠,几乎窒息了。

  顿时之间,他脸色大变,闷哼一声,左拳飞击出去,上身朝后退了尺余,避开那滚滚涌到的气劲。

  场中冒出一声闷雷似的声响,西门锜脸色肃然,“噔!”

  “噔!”连退三步,才立稳身子。

  他骇然地凝视着自己的左拳,似乎没想到这“五雷诀印”的第四式也挡不住对方那看似轻飘飘的一击。

  他愕然忖道:“他的功力好似突然增加,竟然深得佛家‘拈花微笑’的潇洒行止,这是怎么回事?”

  石砥中双足深陷土中,他低头望了望齐踝骨的泥土,又看了看眼前一个深阔的土坑,凛然忖道:“这西门锜真不愧幽灵大帝之子,那手‘五雷诀印’巧妙的力道,真个厉害,我看来即将落败,怎地又能挡住这推山裂石的一击。”

  他不知道他练功之日极短,仅半年多的时间,虽然在昆仑水火同源的“风雷洞”里服下“玉香凝露枇杷”,且受到昆仑四老替他打通穴道,强行沟通天地之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昆仑一剑:http://www.sbenshu.com/kunlunyi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