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一剑 第四章

  石砥中脸上色变,但是很快地便恢复正常,高傲地将头倾侧着。

  因为他已见到天龙大帝那高傲冷峭,无视于一切的漠然表情。

  他知道对于一个高傲的人,最有力的反击便是更加高傲。

  天龙大帝目光自远处收回,冷峭地道:“你自何处而来?”

  石砥中答道:“在下石砥中,因迷失路途而致闯入长辈宫院之中,尚祈长辈原谅。”

  天龙大帝冷哼一声道:“你是柴伦之徒?”

  石砥中知道柴伦乃是七绝神君,故尔他摇摇头道:“七绝神君并非在下之师。”

  天龙大帝冷哼一声道:“你可知我天龙谷之规矩?”他斩铁断金地道:“入谷者死!”

  “爹!”东方萍惊惶地翩然而来,美丽的脸上,有着惶恐表情。

  她那黑亮眸子,反射在石砥中浓眉上,一掠而过,向着天龙大帝道:“爹!他……”

  天龙大帝脸一寒,道:“你认得他?”

  东方萍吃了一惊,圆睁双目,委屈地道:“我……我不认得他!”

  天龙大帝脸色和蔼地道:“你回宫里去,不要多说。”

  东方萍无可奈何地向宫里走去,带走一大群的彩衣少女。

  刹时之间,在宽阔的院里,除了潺潺的水流声之外,没有一点声音。

  石砥中被对方逼人的威严逼得甚为不安,他问道:“前辈若没有什么事,在下告辞了。”

  天龙大帝冷哼一声道:“依你的根骨来看,确为不世英才,但是你却坏了我所订的规矩,只有死路一条。”

  石砥中只觉心中一股怒气直冲上来,他喝问道:“你凭什么要人死?你又凭什么订下这个规矩?”

  天龙大帝一愕,似是没想到会有人对他说出此话来,他忖思了一下,却没有话来答复这个问题。

  他注视着石砥中那张英俊又略带稚气的脸,突然狂笑道:“就凭着我的意志,凭着我的双掌!”

  石砥中冷哼一声道:“我道是二帝三君为天下之最,必有与众不同之处,没想到还是以力服人之辈。哼!凭你的拳头能慑服我的意志?”他昂然无畏地道:“凭着我的意志,凭着我的双掌,我就不畏死!”

  “好狂的小子!”天龙大帝欺身而上,骈指斜划,道:“我看你怕不怕死?”

  石砥中眼前一花,对方两指夹着刺耳异啸闪现过来,指影片片,利风削面,迅捷有如电闪风驰。

  石砥中骇然色变,两掌一翻,全身往后奋身一跳,劈出两道掌风护住面门。

  岂知他刚跃出丈外,天龙大帝已如影随形,指风一缕划破他劈去的掌风,将他的衣袍削开一道长长的裂痕。

  “嘶啦”声中,石砥中怒吼一声,双臂一抡,奇幻地攻出一招,将对方指影挡出外门。

  天龙大帝诧异地道:“啊!原来你是千毒郎君的徒儿,更留你不得!”

  石砥中深吸口气,双掌缓缓提起,佛门“般若真气”运集双掌。

  只见他脸孔通红,身上衣袍无风自动,一股宏阔的劲道进发而出,仿佛大山倾顶,声势吓人之至。

  天龙大帝两道斜飞入鬓的长眉高耸而起,目光愕然而视,惊愕道:“般若真气!”

  他两只大袖平拍而出,宛若铁板,自袖底涌出的劲道旋激荡动,袖中双掌乍隐即现,宛如白玉所雕,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轰”然一声巨响,草土翻飞,泥沙溅起,石砥中闷哼一声跌出一丈开外。

  他脸色苍白,衣袍全被那股犀利的掌劲削成片片飞去,他那肚前七颗红红的大痣有如北斗星在夜空中排列着,闪出奇异的神秘光辉。

  他胸中气血激荡,“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在地上。

  但他却很快地站了起来,两眼狠狠地盯着前面。

  天龙大帝身形微倾,被对方发出的“般若真气”震得几乎立足不住。

  他愕然于对方年纪轻轻竟会有如此深厚的攻力,几乎有三十年以上的修为,他暗忖道:“昆仑何时出了如此高手。竟然超越各大派掌门人之上了!”

  待他仔细一看,却见石砥中胸前那七颗鲜红的大痣,顿时之间,他暗自忖道:“没想到他倒是个七星朝元之人,据古籍所载,这种人聪颖绝顶,具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之能,但是却对于善恶之念最为固执,记仇之心极强。”

  石砥中两道怨毒的视线凝注着他,竟然使他起了一阵寒意,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因为从没有人敢以这样的目光盯着他,而他也从未畏惧过任何人。

  他忖道:“这孩子一身技艺好杂,杀气好重啊!”

  刹时之间,无数的念头如电光石火在他脑际闪过,他走了过去,平和地道:“原来你是昆仑弟子,亏得你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他自怀中掏出一颗金黄色有如梧桐籽般大的丸药道:“你的内腑震伤了,快服下这颗丸药。”

  石砥中一愕,随即冷笑一声,爬上汗血马,掉头便往花林里而去。

  马蹄声声,花香阵阵,他方来到花阴旁,便听天龙大帝沉声喝道:“回来!”

  石砥中心神一震,不由自主掉转马头。

  天龙大帝道:“你是否知道你纵然骄傲,却挽救不了你的性命?你已被我以‘白玉观音手’震伤任督两脉,若在十个时辰内不服下我的‘金梧丸’你将全身血脉断裂而死!”

  他微微一顿道:“我不忍你就此年轻轻的死去,所以给你颗金梧丸!难道你以为我会给你毒药吃?”

  石砥中冷冷道:“连千毒郎君的毒也没将我害死,我岂害怕死?哼!死又有何惧?但是我若不死,将会回来向你领教一式‘白玉观音手’!”

  天龙大帝朗声大笑,道:“你真以为我不敢就杀死你?”

  石砥中冷峭地道:“你真以为我怕你杀了我?”

  天龙大帝脸色一变道:“你走吧!我廿年也没碰见如此不怕死之人,这颗丸药你拿去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昆仑一剑:http://www.sbenshu.com/kunlunyi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