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男坚持不做小 第一章

  深秋的微风带著点刮人的寒意,季尔双唇畔却噙著如沐春风的笑意,脚步轻快的往回家的方向走,愈近家门脚步愈快,最后索性奔跑起来。

  下课前她收到一封情书,很意外是那位她颇有好感的学长写的,她要赶快回家告诉妈这个消息。

  “妈,我回来了……哇~啊!”轻唤变调成措手不及的惊呼,雀跃跑进敞开厅门的她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得人仰马翻。

  “噢,屁股好痛!”她半趴在地上,揉著摔疼的臀部呻吟。这叫乐极生悲吗?好端端的也会摔得屁股开花。

  狼狈的她由地上站起来,冷不防对上一双如子夜般深邃的黑眸,顿时怔住。站在她眼前的是个身材颀长、五官深刻出色,带著狂野与桀骜不驯气息的少年。

  “请问你是谁?”她尴尬的开口,自己狠狠摔跌的糗样大概被他瞧见了。

  他用难以恭维又似批判的眼神睨视她,好看的薄唇连动都没动。

  见状,她不确定的补上一句,“这里是我家吧?”她该不会进错家门吧?

  “笨蛋。”薄唇撇动发出的轻嗤只有邵骐焱自己听得见。

  片刻前他听到一声清脆呼喊下意识转过头,就见一道人影像无头苍蝇冲进来,在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前便已摔倒。手脚不灵光还硬要横冲直撞,这个留著过肩直长发,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女生,脑子绝对有问题,加上她问第一次来瑞瑶阿姨家的他这里是不是她家,她会聪明才有鬼咧。

  季尔双与他对望的水灵大眼眨了眨,她没听见薄唇轻掀的他说了什么,但奇怪的感觉告诉她,他好像在骂她。

  “尔双,你回来啦。”她母亲的声音在此时传入她耳里。

  “妈!”她微睁大眼望向由厨房出来的母亲,指著屋里多出来的那个人问:“他是谁啊?”既然她没回错家,这个酷酷的男孩是谁?

  “他是妈一位朋友的儿子,叫邵骐焱,读高二,这阵子家里有事,从今天起暂住我们家,妈打算收他当干儿子。”为免伤了他的自尊,冯瑞瑶低调带过姊妹淘宋淑儿正欲和丈夫离婚,为保护儿子的安全,暂时将他送往这里的真相。

  “阿姨要收我当干儿子”

  “妈真的要收他当干儿子!”

  邵骐焱惊诧的问句几乎与季尔双兴奋的低呼同声响起,他没想要理她,却忍不住瞥眼睐向她。这个女生突然眉开眼笑得这么诡异是怎样?

  仿佛看出他的疑惑,冯瑞瑶边将手中一杯刚榨好的柳橙汁拿给他边解释,“我们家尔双从小就希望有兄弟姊妹陪她,可惜她父亲走得早,这个愿望没能实现,当你母亲拜托我让你暂住我们家,我便兴起收你当干儿子的念头,你妈也同意这件事,很高兴你多个干妈和姊姊。”

  剑眉蹙凝,邵骐焱眯眼眺向季尔双。瑞瑶阿姨讲的姊姊是她?

  “没错,我也很高兴能有个弟弟,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

  “你几岁?”酷凉的低问霸气的截断季尔双兴高采烈的述说。

  “嗄?我十九岁,今年大一。”她愣了下才回答,随即煞有其事的拍胸保证,“你放心,我绝对会是个好姊姊,有什么事我都罩你。”

  谁知他完全不领情,“你那种恐怖的厉害身手,留著罩你自己吧!”

  呿,才到他胸口的小不点,竟然大他两岁,有没有搞错。

  “什么恐怖的厉害身手?”冯瑞瑶打岔询问。

  季尔双困窘的瞅著像无事人一样喝著果汁的邵骐焱,微赧的搔搔脸颊,“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

  懊恼哪,要是知道今天会多个干弟弟,她绝对会以最完美的姿态现身,现在好了,她好不容易有机会登上姊姊的宝座,却形象全毁。庆幸的是她穿长裤,否则……真的会糗到爆。

  瞥见母亲张口欲数落她的粗心大意,她连忙抢白,“妈,我没事啦,我以后走路会很小心,尽量拿出做姊姊该有的稳重样子。”接著转头朝邵骐焱绽出粲然笑靥,“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对上她清甜的笑脸,邵骐焱的心奇异的跳快一拍,但他并未费神去弄懂这奇怪的反应,酷俊的脸上再次出现难以恭维的表情。

  他又没说要认她当姊姊,她到底在那儿要他放心个什么劲?

  懒得理明明看起来比他还小,却肖想当他姊的季尔双,他将果汁放至茶几上,迳自对冯瑞瑶说:“阿姨,你要安排哪间客房借我住?我想把行李搬进去。”

  “就在走廊转角第二间房,下次要记得改口喊我干妈。”她亲切笑道,再吩咐女儿,“你帮忙将骐焱的行李拿进客房,妈去准备晚餐。”

  “没问题。”笑看著妈走往厨房,季尔双拿起地上一只帆布袋,满心期待的看向帆布袋的主人,“欢迎你住我们家,现在,你可以喊我姊姊了吗?”

  邵骐焱拉起他母亲替他装满书本的行李箱,挑眉望著她。

  “你喊小小声也没关系。”以为他害羞,她柔笑著鼓舞,准备好好体会被人喊姊姊的感觉。

  “笨蛋!”扯过她手上的帆布袋甩上肩头,他直接送她这两个字。他不过要她交出他的帆布袋,谁要喊她姊姊了。她果然是个不聪明的女生。

  季尔双傻眼的看著他大步走往客房的酷傲背影。她有没有听错?该喊她姊姊的他,刚刚是喊她笨蛋吗?

  接连一个星期,季尔双当姊姊当得很挫败,只因为她认为是老天爷送给她的那位酷弟弟,连半句姊姊也没喊过她,不是把她当空气,就是用喂叫她。

  “什么喂,我是你干妈的女儿,论年纪,怎么说都是你的姊姊好吗?”她不只一次认真的纠正他。

  “搞不清楚状况的是你,我认的是干妈,又没说要认你这个拖油瓶当老姊,喊你喂已经不错了。”他也始终是那副什么都无法撼动他的酷样,半点都没跟她客气的回呛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酷男坚持不做小:http://www.sbenshu.com/kunanjianchibuzuo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