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君索情 第十章

  蒙贞尽量让心跳保持一定的节奏,控制每一次呼吸的长短,也尽量让眼球保持在同样的位置,不敢随便乱动,她还在等……等床边的人离去。

  她刚才已经等到老祖宗听完嵇律的描述离开了。现在只要再等到他走掉就行了。

  可是嵇律却轻笑起来。

  “你究竟还要多久才肯睁开眼睛啊?我的书都看了大半本了。”他笑着调侃她,“你再不睁开眼,我只好在这边把整本书看完。”

  蒙贞倏地睁开眼瞪他,原来他早就知道她在装睡,竟然还让她憋那么久,阴险的家伙!

  “你等我干嘛?是不是又缺人侍候了?!”她翻身坐起,绷着腮帮子讥道。

  她还在生气?

  嵇律暗自思索她生气的程度。

  “你感觉怎样?手还痛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嵇律不问还好,见他提起手腕的事,蒙贞顿时变了脸色,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他拉住她。“喂!你要去哪里?”

  “离开这里。”

  “你不喜欢我这间屋子?”他还在赔小心。

  蒙贞憋着气道:“我不喜欢你这座王府!世子爷!”

  见他还拉着自己的胳膊,蒙贞瞪着他的手道:“世子爷,嵇府有不准奴婢辞职的规定吗?”

  “没有。”他瞅着她回答。

  “那好。”蒙贞怒瞪那张绝俊的脸孔道:“我现在就辞职,想必你也无权阻拦我才是。你要人侍候,再另外找个丫头吧!”她不待嵇律有所响应,径往外走,步伐才跨了一步,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回身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我在这里做了那么久,薪资还没给我。”她朝他伸出嫩白的手心。

  嵇律的神情闪过一丝狼狈,他怎么能真的掏钱给她,这一给不就摆明把她当奴婢看了吗?

  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奴婢,打一开始他就知道她的身份了。

  蒙贞眸底挂着赌气的挑衅眼神,等着看他如何处理。

  却见嵇律笑了笑,伸手拉开一只抽屉,说道:“好吧,既然你一定要酬劳,那这些你就拿去吧。”

  嵇律话还没说完,蒙贞早就气得嘤咛一声哭了出来……

  “我恨你!恨死你了!”她甩头往外奔去。

  “蒙贞!”嵇律气结地拿着要给蒙贞的东西追出去。

  蒙贞泪眼潸潸边哭边跑,不料就在她跑出嵇律屋子的前厅时,却一头撞上了一道结实的肉墙——

  蒙贞抬头一看,是风清巽?

  这一耽搁,嵇律已经跨大步跟出来了。

  “啊!嵇律,天昊已经偷到你要的东西了,我邀他一块来,他说什么也不肯……”他还说着话,前襟突然被一把扯住,他顿时停了话音,低头一看,是蒙贞?

  风清巽吓得倒退了一步。

  “带我离开这里!快!”蒙贞冲着他叫。

  风清巽这一惊非同小可,雷天昊曾慎重警告过他,不要跟蒙贞有任何接触,也不能对她表达任何善意的温柔——除非你想和嵇律干上一架。

  当下慌得风清巽立即高举着双手,连碰都不敢碰她一下。

  “不干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大叫道。

  嵇律大步走来,蒙贞闪到风清巽的背后叫道:“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雷天昊的警告犹在耳边,风清巽挪着身子躲蒙贞,不想隔在他们二人之间,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蒙贞竟被他撞了一下,他出于本能想扶住她,才伸出手,立即又缩了回来。

  蒙贞“碰!”地跌坐在地上。

  “混帐!”嵇律冲过来,咬牙切齿地对风清巽恨道:“你为什么不扶她一下?”他一副想揍人的模样。

  “我……我是因为……”风清巽百口莫辩,奇怪?怎么跟天昊说的不一样。

  嵇律根本不理会他,蹲下身去,担忧地柔声道:“你有没有摔伤?”

  他的语气让风清巽听得瞠目结舌。

  几时瞧过嵇律这么温柔地说话过?他的语气向来冷冰冰的。

  “不要理我!”蒙贞赌气不看他。

  “我怎么可以不理你呢?”他扶起她,递上手上的东西。“你的酬劳我还没给哪。”

  是那两只麒麟!

  “你偷了它们?”蒙贞惊讶地望着麒麟,忿忿地指控。

  “我借来看看。”

  “你偷了它们!”

  “那不叫偷,何况玉麒麟本来就是我的。”

  “那你是后悔把它送给我罗?那好,你拿回去,我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君索情:http://www.sbenshu.com/kuangjunsuo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