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君索情 第九章

  夜幕降临了。

  黑漆无光树影幢幢的园苑,白天还没什么感觉,入了夜后,却变得有些阴森诡谲。

  这是一处偏僻的侧园,离主要住屋颇有段距离,平常鲜少会有人来这里,地上的长草也看得出没有悉心照料的痕迹。

  蒙贞来到园里,井边一个人影都没有,正当她开始发急时,看到方语柔从一棵大树后头走出来。

  “我以为你不来了。”蒙贞轻吁了口气。

  “我怎么可能不来呢?”她笑道:“这可是关系到我一生的幸福。”

  不知道是不是月色太淡的缘故,蒙贞觉得方语柔平常挂在嘴边的温婉笑容,今晚看起来却有丝怪诞的邪气。

  “那我们走吧。”蒙贞经过她向前走去。

  后头突然响起一串轻笑,那不是方语柔平素的笑声,贴切来讲,那是一种带有邪恶的诡异笑声,可是在她后面只有方语柔啊!

  蒙贞全身顿起一阵疙瘩,倏地转回头,却见方语柔紧贴着她站,近到让蒙贞骇然。

  “方姑娘,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一把阴森小刀已经抵在蒙贞的脖子上。

  蒙贞吓得不敢动,颈上寒毛全竖了起来,喘着气道:“是……嵇律叫你来杀我的?”

  方语柔闻言却大笑起来,一反往常的娴静笑声,她此刻的声音如鬼魅般令人悚然。

  “嵇律?要是让他知道我用刀架在你脖子上,先死的人大概是我!”她笑得很夸张。

  蒙贞颤着声问道:“为什么?嵇律根本不在乎我。”

  “你比我想的还要迟钝,可怜哪!”方语柔状似惋惜地摇头。

  “就算他在乎我又如何?我不是就要离开王府了吗?”

  “我本来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的,谁教你这个贱人要怀嵇律的孩子!现在我想大发慈悲放你走也没办法了。”她冷酷地道。

  “嵇律根本不知道这孩子是他的。”蒙贞没想到方语柔姣好的外表下,竟然藏有一副蛇蝎心肠。

  “他会想通的,等他想通后他会千方百计把你找回来。”她的语气又变柔了起来,可是听在耳里却极不舒服。“我可不想把我辛苦经营了一辈子的成果毁在一时的心软上。”

  “你……”

  方语柔突然伸手在蒙贞的脖子上乱摸,接着又往她衣袋里探去,待她发现毫无所获时,骤然大怒起来。她对着蒙贞大吼:“东西呢?”“什么…···东西?”“少给我装蒜!我翻过你的房间,根本没有金麒麟,它一定是在你身上。”她手上的刀子向蒙贞颈子压下几分,面露狰狞道:“快把金麒麟交给我!”

  蒙贞惊讶地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金麒麟?”她的房间原来是她翻的,她还一直以为是丫环们做的。

  “哈哈哈!我怎么会知道?”仿佛蒙贞讲了个笑话,方语柔大笑起来。“好吧!念在你即将赴黄泉了,我就告诉你实话,免得你死后连亲生爹娘都不认得。”

  蒙贞惊愕之余,激动地叫道:“你认识我?你知道我是谁?你认得我父母?”

  她太震惊了,长久以来,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举目无亲的孤儿,这辈子可能无从得知自己的身世,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一天。

  方语柔冷笑道:“我当然认得你!你耳后那朵红梅太特殊了,当我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就立刻认出你就是那个当年该死却没有死的方如乔!”

  “我也姓方?”

  “没错!照道理我应该叫你一声:堂妹。”

  这消息大出蒙贞的意料之外,“你是我的堂姐?……那我爹娘呢?”

  “他们早死啦!中了那么深的毒还能抱着你逃命,我还真佩服他们。”

  “死了……”蒙贞喃喃重复了一遍,突然警觉地问道:“你怎么会怎么清楚?”

  “哈哈!因为那个毒是我下的,我只不过是和他们出游时,在他们的食物中动了一些手脚,然后回到方家谎称你们一家三口连同奶娘,全部遭到山贼的杀害。”

  “啊?”蒙贞惊喘一声,悲恸大怒道:“你为什么要下这种毒手?!”

  “因为我嫉妒你!”方语柔突然大吼起来,原本柔美的唇角充满了邪恶之气。

  “凭什么全天下的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我从小看着你父母疼你,宠你,而我却偏偏只能躲在一旁偷看,我恨这个世界太不公平,我们同样姓方,为什么日后嫁进王府享受荣华富贵的人是你,不是我?为什么我的父母要这么早撒手人寰,让我寄人篱下,看着别人享受亲情?我嫉妒你!”她邪恶地扭着脸孔。“我要抢走你的一切,我要取代你享受一切!”

  她开心地大笑,变了调的笑声让蒙贞全身毛孔像塞进冰块似的寒颤。“哈哈哈!要达到目的实在太容易了!无依无靠的我立刻被老祖宗接进王府,嵇家和方家联姻原本就是为了报恩,我既然是方家唯一幸免于难的人……”她邪睨着蒙贞,“哈哈,好妹子,你的一切就全部属于我的了!”

  她讲得洋洋得意,猖獗的笑声在空旷寂静的黑暗中不断回荡。

  蒙贞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悚然看着眼前这张扭曲的漂亮脸孔,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一个十二岁大的孩子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贪婪?野心?还是天生的邪恶?

  “我亲爱的堂妹,你说我还能让你活在这世上吗?你的存在本来就是多余的……”她皱了皱眉头。“只不过我一直找不到那个该死的麒膦!”方语柔语气变硬,加重手上下压的力道,直把蒙贞一步步逼往井边退去。

  “说!金麒麟究竟在哪里?”她阴狠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

  “骗人!”方语柔啐了一口,骂道:“想不到你这个小贱人除了会偷男人外,还会撒谎!你不怕我在你这张漂亮的脸蛋上划几刀吗?”

  “我……真的不知道……”

  “是吗?”方语柔耸耸肩,“如果真是这样也无所谓,我只是不想让别人发现你的身份,只要金麒麟不出现在你身上就行了……”她用刀逼着蒙贞踏上井边的石台上。“等到人们在井里发现你的尸体时,全部的人都会以为你是怀了野种羞愧得投井自尽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君索情:http://www.sbenshu.com/kuangjunsuo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