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君索情 第七章

  嵇律没有听到老祖宗的叫唤。他的视线一直视而不见地盯着前方某个点,难看的脸色任谁看了都知道他情绪不太好。

  “律儿……律儿……”

  “嘎?”嵇律回过神。

  老祖宗笑道:“你今天是怎么了?我还以为得走过去摇醒你。”她想从他眼中读出一些蛛丝马迹,却徒劳无功,她从来就不知道她孙子脑袋里转的念头。

  方语柔见他那副模样也笑道:“敢情是昨晚混世太子们一块上花街,玩失了魂?”

  嵇律揉揉眉间,没接话。他一夜没合眼,整个晚上无论做什么,眼前看到的全是蒙贞那张该死的小脸,她开朗的笑容,哀戚的神韵,愤怒的容颜,一个一个接踵地在他脑中晃荡。晃得他焦躁难安,真的是他妈的心烦意乱!

  镜园外,贡永原本疾走的步伐,来到门口时缓了下来,改踏着沉稳的脚步走进来。

  他招呼打完,嵇律却抬眸瞟他一眼。“什么事让你走得这么急?”

  贡永心中微微一凛,他听到了?世子爷的听力果真了得。“是……”他偷看了嵇律一眼,发觉后者的脸色不怎么好。“是发生了一件事,蒙贞那丫头……”他顿了下,“那丫头昨晚割腕自戕了……”

  “什么?”老祖宗惊叫一声,方语柔也“啊”了一声。

  嵇律震惊地从椅上猛站起来,神情遽变,快速朝外举步的同时,却听到贡永接着说道:“所幸今早还没亮,贡义有事去找她,这才紧急叫了大夫,救回她一条小命。”

  嵇律“刷”地转回头,脸色铁青地切齿道:“你这老奴才就不能把话一次说完吗?”嵇律一向很少讲重话,看来他的脾气真的是很恶劣,贡永觑着他,口中连连赔罪。

  方语柔在一旁把他急越的焦灼神色看进眸里,暗暗蹙起了细眉,

  “这丫头怎么搞的?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老祖宗把询问的眼光调向嵇律。

  嵇律坐回位子,绷着下颚道:“我怎么知道?”

  “她不是跟在你身边?我听说你昨天还带她去了白帝滩头不是?”

  嵇律不再说话,径端起茶盏,不想再谈下去的讯息非常明确。

  老祖宗摇了一下头,站起来道:“我去瞧瞧她去。”

  “我也去。”方语柔跟着站起来。

  见嵇律兀自坐着,老祖宗忍不住讶异道:“律儿。你不去?”

  “贡永不是说她没事了?没事就好,我去做什么?!”他不耐烦道。

  贡永领着老祖宗二人走了,嵇律脸色又难看起来,贡义天没亮找她干什么?

  难道贡义也是她的人幕之宾?

  他狠纠起眉心,难掩心头狂炽的怒火,一拳抡向面前的圆桌,随着“匡啷”破碎响声,一张上好的黄花梨木桌顿时成了烧材用的木屑块。

  “可恶!”

  当夜阑人静时,每个人都沉入了睡乡,蒙贞也独自睡在她的屋中。

  悄悄地,小屋的门栓被人从外轻轻推落,闪进来了一个人。

  来人悄立在小床边,低头审视着蒙贞恬静的睡容。

  盖着棉被的她,只露出小小一张纤细的脸蛋,失血过多让她脸色雪白如纸,她看起来是这么的脆弱无助。让人忍不住想呵护怜惜。

  来人在黑暗中伸出手指轻抚她的脸颊,人手一片沁凉。

  蒙贞似乎受到惊扰,黑睫轻颤了起来。

  来人倏地出手点了她的睡穴,拉了椅子,坐在床沿,他轻轻执起她受伤的手,在缠着白棉条的手腕上,印下心疼的深吻,静静守候了一整夜。

  当天色微露曙光时,他解开她的穴道,无声地离开小屋。

  他以为没有人发觉的行踪,却被隐在树丛里的俏影看得仔仔细细。

  方语柔知道嵇律一连五天,天天在深夜进入蒙贞的屋里,直到天快亮方才出来。

  她比他早来,也比他晚走,屏着气息天天看这一幕上演……

  嵇律竟然对一个婢女如此用心,她花在他身上的十年感情到底算什么呢?

  老祖宗拉着蒙贞坐在身边,半心疼半责备道:“你这丫头有什么想不开的,来告诉老祖宗一声不就得了,怎么这么钻牛角尖呢?”

  这丫头怎么跟嵇律一个脾气?问了半天也问不出个要点来。

  见蒙贞低头不语,她遂又道:“像现在,有空就来瞧瞧老祖宗,陪我说话解解闷,什么烦人的事都没有了,不是吗?”

  “我知道了,老祖宗。”

  “你脸色还是那么苍白,昨天派人送过去的血燕窝有没有吃?”

  “有。”她点头,“老祖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君索情:http://www.sbenshu.com/kuangjunsuo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