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君索情 第六章

  白帝滩头的人潮果然很多,一波波涌进来的人群,全是为了观赏落日而来,看得蒙贞头都晕了。让蒙贞讶异的是,这滩头的茶馆不仅卖茶,还家家聘请了乐伎演奏助兴。

  坐在这里吹着河风,远眺红霞余晖,欣赏悠扬的笙篁乐音,真的是一处忘却烦忧的怡人之所。

  她看着第一次见面的风清巽,心底免不了一阵诧异,原来这三个人都生得如此风流倜傥,难怪他们的名声会如此响亮,也难怪他们会目空一切,因为他们俱全了可以骄傲的所有条件。更让蒙贞惊讶的是,她看到风清巽竟然携带一名女伶莺莺前来,他不是娶妻了吗?

  她疑惑地盯着这个略带峻容的男人,雷天昊在不久后大步踏进了茶棚里。

  “你们都来啦?”雷天吴对着茶棚里的风清巽与嵇律笑道。

  他一对像黑黝石似的晶亮黑瞳扫到了蒙贞,看到她身着女装,欣赏地又多看了她两眼。

  他的动作让嵇律皱起眉头,不悦道:“你怎么这么慢!”

  雷天昊不在意地笑笑,坐下来。“我在那里被绊住了。”他指指靠近渡头的方向。

  “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你?”风清巽等人全转头瞧去。

  “你们大概不相信,那边有个乐娘能把琵琶弹得出神入化,远远听着,喜怒哀乐全随着她的乐音起伏,她的乐悲,你则心酸,她的乐和,你则安详。我第一次碰到这种收放自如随心控制琴音的人,愈听愈舍不得离开,所以站在那儿听了一会儿。”他自个斟了一杯茶润喉。

  “真的?这里的乐娘有这般水准?”莺莺瞠起美目,狐疑道。

  别说莺莺不相信,连嵇律、风清巽二人也都一脸存疑。因为他们都知道风清巽的妻子柳雅茵能弹得一手好琵琶。

  瞧他们怀疑的眼神,雷天昊指指周围道:“你们别不相信,说好的人不是只有我一个。你们瞧瞧,这左右茶棚子的人不是都往那边跑去了?”这倒是实话,这边的茶客稀稀落落,好像不见了大半。

  “清巽,我们也去听听看。”嵇律难得有兴趣。

  “走嘛!走嘛!爷,我们去听听看嘛。”莺莺向兴趣缺缺的风清巽撒娇。

  蒙贞倒无所谓,反正她跟着嵇律,上哪个茶棚都没关系,离开这里也好,这里风大,她的头吹得好晕。

  “喂!你们不去我可要去,我还想再听一听那世间难得几回闻的琵琶声。”雷天昊自顾自往外头走。嵇律与风清巽也跟着走出茶棚。

  他们往滩头的方向走去,蒙贞发现怎么越走人群越挤,她暗自叫苦,这些人好像吸光了四周所有的空气。她跟在嵇律身后,站定后聚神聆听,一声声绝妙高超的琵琶声果然随风飘过来。

  真的很好听,蒙贞在心底赞着。

  她懂些音律,老爹会奏南胡,也曾教过她,这琵琶声似乎完全操控了闻者的情绪,她听着听着,头晕的不适感似乎有些减轻了。但是跟着传入耳中的除了乐声外,尚有四周人们的议论声,声音之大,足以让嵇律一行人听得一清二楚。

  那些不时传入耳里的淫秽言词,听得嵇律蹙起浓眉,眼尾瞄到风清巽愈来愈铁青的脸色,他知道他们碰到谁了。

  弹琵琶的人正是风清巽的妻子柳雅茵。

  嵇律无奈地叹气,风清巽却已怒气冲冲迈着大步走去。嵇律与雷天吴不待多说,也跟了上去,三人一字排开并着走。围观的人认出了他们,自动退到两旁,让出一条大大的路出来,他们一走过,人群在他们身后又聚合了起来,蒙贞与莺莺被挡在人群之中。

  人潮愈围愈多,愈挤愈密,蒙贞捂着嘴巴,感到头昏目眩得厉害,她强忍着,看着走进前头茶棚里的嵇律,一阵阵窒息的感觉朝她扑过来,她忍着忍着……努力想呼吸,却吸不到任何空气……她慌了!空气像被冻结似的窒闷,黑暗昏眩迅速从四面八方笼罩了下来——

  嵇律耳朵依稀听到莺莺混在吵嘈中的呼唤声。他人虽然在茶棚里,有一半注意力却还摆在后头蒙贞身上。

  “世子爷,贞丫头昏过去了。”莺莺喊道。

  嵇律倏地转回头,恰见蒙贞瘫软地跌下去。他心一慌,足尖一点,飞掠人群上方,瞬间来到她身旁,矫健地将她一把揽进怀里,抱着她再度窜出人群。

  他把蒙贞抱到人烟稀少的一处茶棚,伸手解开她颈口盘扣,指头触及一抹诱人的白嫩,让他想起他曾舔吻过的雪嫩肌肤,从她体内散发出的馨香,似乎正缭绕着他口鼻,让他心头微微荡了一下。

  “蒙贞,蒙贞!”他轻拍她的脸颊。嵇律看着她可爱的小脸,她的消瘦让她轮廓更精致轻盈,美得有丝不食人间烟火,他蹙起眉头,她的脸蛋白得不像话……

  蒙贞眨着羽睫,朦朦胧胧中意识到她身旁有人来了又走,像死城般的寂静让空气中流动着不安的气息,这种气氛让她觉得不安宁……她倏地睁开眼帘,一片柔和的光线赫然人目,晚上了吗?她起身看到桌上燃着烛光,这是她的小屋,她转动眼眸……一个男人进入了她的视线……

  “爷?”她惊愕地喊。

  “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嵇律原本站在小窗前的身子,转了过来。

  “什……么?”听出他声音中的怒气,她不由得向床里缩了缩。

  他知道了什么?

  “你还不说实话!”嵇律像狩猎者盯住自己的猎物。

  “我不知道爷在说什么?什么……实话?”她嗫嚅着,右手却不自觉按住了肚子。

  “够了!”他暴喝一声,双眉鸷怒地纠起。“别跟我装糊涂!看你现在的手在摸那里!你怀了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说?!”

  他的欺近带给她莫大的无形压力,蒙贞艰难地咽了下口水。“爷,我……”

  “住口!”嵇律不耐烦地截断她的话,她的尊称让他觉得刺耳极了。

  “别这么谦卑地叫我,我记得你也不习惯这一套!我要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这么大的事她竟然不告诉他,宁愿一个人独自忍受别人的歧视,也不肯对他透露半句,他要弄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

  蒙贞别过脸,把痛苦心碎埋藏在烛光照不到的阴暗里。“我不告诉你,自然有我的理由。”她坚定的语气有一丝不稳的颤抖,那是旁人不易察觉的悲哀与恸楚。

  “什么理由?”嵇律的音调低沉起来。

  蒙贞清楚那是他发怒的危险征兆。她深吸一口气,静待她即将为自己惹来的风暴。“我肚里的孩子既然不是爷的,跟爷提及做什么?”

  尽管她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对嵇律在瞬间靠近她并攫住她手臂的动作,还是让她惊恐地叫出声来:“啊!你……”

  “你说什么?”嵇律猛攫住她上臂,粗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君索情:http://www.sbenshu.com/kuangjunsuo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