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君索情 第五章

  她瘦了,嵇律透着眼帘觑她。

  她小脸整整瘦了一大圈,那对澄澈的眼眸也因此显得更加清灵而抢眼,眼眸流转间处处透着一股惹人怜惜的韵味,她先前散发出来的咄咄锐气到哪去了?

  嵇律攒起眉头,她的脸色实在自得不像话,嵇律愈看眉头愈结愈深。

  蒙贞敛下长睫,把心底的难过伤心锁在眼波里。他回来了,就在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下,他突然带着方语柔大步踏进了镜园。

  超凡的容颜依然英俊倜傥得令人窒息,意态闲适的谈笑中,那丝拒人于心房外的矜冷,仍旧似有若无地提醒别人他不可侵犯的凛然。更甚者,他瞧她的目光也一样带着不耐烦,眉头皱得比平常更深,他真的那么讨厌她吗?

  蒙贞一颗心又紧又疼,她强忍住从胃里不断翻涌上来的不适感,将注意力放在紧紧抱着老祖宗的方语柔身上。老祖宗说得没错,她和绝俊的嵇律站在一起,果真十足登对。

  蒙贞涩涩地看着她,方语柔生得一副娉娉柔柔的神态,眼波娇媚,似有意却无情,不时在人们身上驻足流眄,只要是男人,就会被她娇柔无力、弱不禁风的模样儿给迷煞,连蒙贞都对她惊艳不已,她当真具有让男人神魂颠倒的美貌。

  老祖宗看到她自然欢喜得又拥又抱,“进洛阳城时怎么没让人先来通报一声,你们比预定时间足足早了两天。”老祖宗有些抱怨地看向嵇律。

  嵇律没回答,只顾端着茶喝。

  方语柔投他一眼,她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要一路赶程。“老祖宗,我好想念您,还以为您忘了语柔了。”方语柔莺啼娇啭,对着老祖宗撒娇。

  “哈哈,瞧你说的,几年不见,出落得益发标致了。”老祖宗拉着她细瞧。“你人虽然在别苑,老祖宗可是时时惦记着你,从你十二岁住进我们家,我可没把你当外人,一直把你当嵇家孙女看待唷。”

  这个一语双关的话,让语柔涨红了脸,她偷瞄了嵇律一眼,见嵇律正似笑非笑地盯着自个,她有些羞赧地别开眼。“语柔知道老祖宗对我好,不像有些人……”她似嗔似嗲的语调,与其说是抱怨,更像是在和嵇律眉目传情。

  老祖宗闻言道:“怎么?有人对你不好?律儿?”

  “我对她可好得很,欺负了她,老祖宗还会让我耳根清静吗?”嵇律语调慵懒,一派泰然自若的神色说不出的潇洒迷人。

  蒙贞看着他们团聚,自己站在一旁,心头一阵阵酸涩起来。她觉得自己是个彻彻底底的外人,夹在这个温馨亲密的时刻中显得份外格格不入。

  自有记忆以来,这种场合似乎永远没有她的份。她正准备悄悄溜走,无意间瞥见嵇律的一个小动作,他嘴里说着话,右手正无心地抚着左手背上那道伤痕。她有些忘神地盯着它,那道伤口虽然已经痊愈了,却还是看得到淡淡、小小的银白色齿痕。

  “你们聊吧,我要去清巽的将军府一趟。”他站起身,伸手掸了掸长袍。“听说他娶老婆了。”

  “啊?”老祖宗讶然道:“清巽娶妻了?我怎么不知道?”

  嵇律唇角扯出一个令人玩味的笑容。“我猜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逐渐涌上来的胃酸融着心头的酸楚,让蒙贞几乎忍不住想冲出门去呕吐,她难掩情伤地盯着他颀长的身影。嵇律走前连瞧都没瞧她一眼。

  老祖宗注意到她的苍白,唤了她:“贞丫头,你主子回来了,你去忙吧,不用跟在我身边了。”

  “好的。”

  方语柔早就看到蒙贞,她走过来笑道:“我记得嵇律从来不留丫头在身边的,怎么改了习惯啦?”她把蒙贞细细看一遍,口中柔柔地赞道:“这妹子长得挺标致的,难怪他会破例……”

  “哪里。方姑娘过奖了。”蒙贞当然知道人家是客套话,自己如何跟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相比呢?

  她谦逊完,急着举步离去,身后听到方语柔隐约抽气的喘息声,蒙贞回头瞧去,却见方语柔专心和老祖宗讲着话,她不以为意地走出镜园。

  尽管踌躇,她还是来了,有些事并不会因为犹豫而迎刃而解,肚里的小生命就是一个例子。她发现独自承担秘密是一件苦得不能再苦的事。怀孕让她终日惶恐害怕,这日夜折磨人的压力令人心神交瘁,简直快把她逼疯了。

  蒙贞正准备跨进书斋里,忽然听到从里头传出说话的声音。

  “你故意在逃避我。”是方语柔甜腻的嗓音,蒙贞猛然缩住脚。

  嵇律淡淡的声音传来:“你多心了。”,

  “都过了十年了,你还是忘不了那件事,对不对?”

  “你忘得了吗?”他的语调还是带着他特有的低柔疏冷。

  “可是那件事情并不是我的错啊,你不能惩罚在我身上。”

  “惩罚你?”嵇律低沉的嗓音夹着一声苦笑。“我始终觉得是我一个人的错。”

  “所以你惩罚了你自己?”方语柔突然激动起来。“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做最终惩罚到的人是我!”

  他们在说什么?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蒙贞屏着气息,怕被屋里的人知道自己在偷听。

  “我没想那么多。”.方语柔突然一敛方才的激动,柔声哀怨道:“嵇律,你忘了当时我们有多疯狂地互相爱着对方吗?”

  “别说了。”

  “不!我要说!”方语柔叫道:“从那件事情后,你就不肯好好听我说话,你要相信我,在我心中始终只有你一个人,我从来就没爱过嵇祺,那天在山崖边我说的话都是不得已的。”

  嵇祺?

  蒙贞用手捂着微张的嘴巴,她知道此刻她正在偷听一段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够了!”嵇律一声低喝。“我不想再听!”

  方语柔语带激动道:“我偏要讲,嵇祺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你到底要自责到什么时候?要忽视我到什么时候?你把我留在别苑一留就是十年,对我不闻不问,你……你难道真的忘了我了吗?”她的嗓音一转,用媚得能酥进骨子里的声音柔道:“……你能忘记我一寸寸吻遍你肌肤时的销魂快感吗?你忘得了把我压在身下时在我耳边的呢喃爱语吗?哦……嵇律,那些回忆一遍又一遍地伴着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我不相信你能全忘了……嵇律……抱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君索情:http://www.sbenshu.com/kuangjunsuo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