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君索情 第四章

  薄云遮幕,月高星稀,万籁俱寂中一出原本不在预期内的故事,正荒腔走板地上演着。

  蒙贞这一咬,又深又狠,齿啮之处立即沁出殷红血珠。

  措手不及的瞬间,嵇律绝俊的五官痛得扭曲,他闷哼一声,甩下手,粗暴地将她往床上用力摔去。

  “啊——”蒙贞大叫一声,舌尖上同时也尝到了血腥味。

  “可恶!”他恶狠地咒骂,长腿往后俐落一踹,木门“碰”地大力关上。

  “你这噬血的女人!”骤发的狂怒已经掳获了他全部思维。

  “你走开……”她惊恐交进,狂喊道:“放开我!”

  嵇律唇角噙着一丝冷酷道:“放开你?可以!’039;他单手制住她胡乱撕抓的两手,“只要你逃得掉,我就让你走。”

  冷狂的眼眸,酷狞的表情——十年前,那个又狂又野的嵇律又回到他体内了。

  嵇祺,那个原本应继承爵衔的人,就死在他十七岁的那场意外,因为他。

  他自己也因此将野性隐藏在冰封的理智下,一夕间像换了个人似的,一反对生命的纵情热爱,而用淡漠矜冷展现世人。

  嵇律伸手摸上她的脸颊,手掌触到一片凉湿,是泪?

  她哭了?

  他扳过她的脸,只见蒙贞乌亮清滢的眼眸挂着两行惹人怜的泪水。第一次看到她梨花带泪楚楚可怜的神情,他心头]不禁震了一下,油然而生的怜惜像羽毛般轻轻触动了他心弦。

  “别哭。”他俯下头,吻上她的泪珠。他温柔的碰触让她呆了。

  嵇律好轻、好柔地吻啄着她冰冷的脸颊,她微颤的眼睫,她轻启的绛唇……她的心悄悄地降服在他细腻又炽热,如同爱人般的缠绵亲吻中。没被察觉到的异样情愫正悄然揉进他俩心灵深处。

  他仍旧抱着她,只是翻到她的侧面,不言不语,抱着她一整夜。

  整个晚上蒙贞虽然合着眼,却没睡着。她听着他稳定的心跳及规律的呼吸,知道他也没睡,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在事后还一直将她搂在怀里。

  一整夜,他都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在想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不可能!

  他不是说奴婢的身子是主子的吗?她对他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搞不好王府里所有的年轻婢女都上过他的床,她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蒙贞深深叹口气,她贪图一时的快乐,但是往后呢?她该怎么办?她的思绪又乱又杂,纷纷扰扰想了一个晚上,直到东方展露微微蔚光时,她才在朦朦胧胧中睡着了。

  她睡得很沉,连胡嫂叫起床的大嗓门都没听见,直到无意间翻了身,昨夜里的那一幕蓦地闪进脑中,她突然清醒了过来。

  身旁是空的,嵇律早离开了。

  蒙贞瞧自己身上严严紧紧盖着被子,是他替她盖的?

  她无声地哀鸣了一声,把头深埋进被里,怎么办?她不要再见到嵇律了。他对她做了那么过份的事,她当然恨死他了!可是她脑海却清晰记得她渴望的呻吟与欲求的款摆……

  呜……天呀!怎么办?她没脸再见他了,或许对他而言这是稀松平常的事,可是她的放纵让她觉得丢脸极了。

  她从床上起身,好吧!就算她是懦夫好了,她情愿偷偷溜走,也不想让他再看到她。

  可是老祖宗对她那么慈祥,要离开总得跟她说一声啊!

  蒙贞悄悄地出了房门,凭着记忆绕一大圈子,远远避开嵇律的住屋与书斋来到镜园。

  “老祖宗。”蒙贞探头看见屋里只有老祖宗一人在,放心地走进来。

  “哦?贞丫头你来啦?”老祖宗抬眸见到是她,满脸都是笑意。

  “你换了女孩子的衣服啦?真是好看。”

  “嗯,老祖宗您怎么咳得这么厉害?我在老远就听到了。”蒙贞走近她,搭起她的脉搏。

  “我这咳嗽的老毛病在早上最严重,不要理它,待会就好了。”老祖宗说着,又咳了几声。

  蒙贞颦着柳眉,有些担忧地道:“老祖宗,咳嗽不能不理会啊,您有没有吃药?万一又像上回那样昏过去,那多危险!”

  老祖宗拉着她的手道:“怎么没有?药吃了一大堆了,这洛阳城的大夫没一个能治好我这个毛病,每个人都说要调血理气,养肺顾脾,慢慢调理急不得!我吃的药呀,够开一间药铺了!”

  老祖宗边学大夫讲话的模样,边调侃自己,逗得蒙贞不由得笑了出来。

  “老祖宗,我配帖药给您吃好不好?”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她不是要离开王府吗?怎么又多嘴了!要医老祖宗的病,起码得花上二、三个月的时间,依着身体状况斟酌调整药量不可。

  怎么办?

  一旁老祖宗却乐起来。“贞丫头你要弄药给我吃?那好哇!反正律儿这阵子不在,你刚好可以陪我,你这丫头就是对我的眼。”

  “嵇……世子爷不在?”蒙贞惊愕地看着老祖宗。

  怎么会?他昨儿个不是还在她屋里?思及此,整张俏脸倏地又像燃烧似的红晕似火。

  老祖宗似乎没有察觉她的异样,自顾说着:“是啊,我让他去接一个丫头来,也该是做个交待的时候了,总不能耽误人家姑娘一辈子啊。”

  闻言,蒙贞不知哪里不对劲,心头突然被炙了一下,好像被蚂蚁咬上一口似的发疼。

  老人的话匣子一开,似乎就停不下来了,“是我催着他去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婚事老是推三阻四,跟方家的婚事还是老王爷,哦……”她见蒙贞听得迷惘,主动解释道:“就是律儿的爷爷亲自定下的,我就跟律儿说了,方家既然只剩语柔一个,我们自然不能辜负她,语柔这丫头如果注定是嵇家的媳妇,早娶晚娶总是要娶,早些娶进门也早些让我放心,话说回来,她跟律儿站在一块儿还真是郎才女貌呢。”

  “嗯,是吗?”蒙贞嘴里应着话,酸酸的苦涩却像止不住的雨点,叮叮咚咚直往心头上敲。自己仅是他一夜风流的对象,这个认知她还不至于没有,可是……此刻黯然落寞的心绪,又是为何而来?

  老祖宗好像终于察觉到蒙贞的不对劲。“咦?丫头,你今天怎么显得特别安静?发生了什么事?”她眯起眼在蒙贞脸上细细梭巡。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君索情:http://www.sbenshu.com/kuangjunsuo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