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上) 第四章

  「三姨说,妳在帮人洗衣服。」米亚一拉开帐门,就看见她避之若蛇蝎的男人正在外面。她两眼不由自主的瞪大,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人了。男人白牙一闪,爽朗的笑容和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

  这是她首次这么近距离看着他。两天前的那一撞,她连正眼都不敢多瞄就溜了。

  「妳好,我叫思克。」男人伸出一只骨节均匀的大掌。

  嗯,他真的是阿比塞尔的二儿子。

  心头一定,米亚松了口气,直觉就要伸出去握一握!

  不对。她举了一半的手又扑通掉下去。

  思克先错愕地看了她一下,半晌才想了起来,尴尬地搔搔头发。「对不起,我老是忘记勒里西斯不时兴握手这一套。」这里的男女之防终究比美国严格一些,陌生异性之间大多是点头问候而已。

  「嗳。」米亚眼帘下垂盯着地面。其实,她只是单纯害怕他们家的人,才不敢和他相握的,不过这种事没必要告诉他。

  思克盯着眼前乌溜溜的头顶心,有点想发笑。

  她脸颊还留着刚睡醒的扑红,头巾也来不及戴上,天然的松发在头顶上乱翘,发色若蜂蜜一般。

  自己初见她的照片时,评语是:平凡无奇。唔,这句话有点修正的空间。

  实际看到本人之后,她比照片里好看多了。五官很端正,鼻子微微带点鹰勾,唇形丰润,嘴角微微往上挑,平时即使抿着的时候也像是在笑。

  她的唇纹很浅,唇色淡淡的。男人盯着那两抹浅樱,莫名其妙地跳出一个想法:那张唇吻起来,不知是什么滋味?

  他换了个姿势,强迫自己把这个念头推开。「我积了六天的脏衣服没洗,已经没衣服穿了。妳可不可以接我这个case?」手痒痒的,有一种冲动要把跳在她颊圈的小松子撩到耳后,所以他干脆把两只手盘起来。

  米亚强迫自己捺下冲回帐子里戴上面纱的冲动。

  「对不起,我今天已经有两家的衣服要洗了。」

  教她帮阿比塞尔的儿子洗衣服?真是杀了她吧!

  两个人那么逼近的站姿,她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的高大。

  他长得实在很英俊,连阿比塞尔都没有儿子们俊美,看来应该是母系遗传发挥了一点作用。

  他眉眼长得比他父亲开一点,看起来就没有那么严苛。凛冽如剑的浓眉,闪耀的黑眸,笔挺的鼻,薄而宽的唇,构成了一张足以登上时尚海报的脸孔。

  他的肩膀几乎是她的两倍宽,而且高了她足足一颗头。她猜他就算没有一九○也接近了。他的腿长得不可思议,都到她的腰了。现在很随意地岔开站着,两手盘起,一副很男人的站姿,在烈阳下宛如金色神祇。如果她是普通的女人,她一定会在这一刻立即倾倒,并誓言追随他上天入地。可惜,她不是。这个男人,她要不起。

  事实上,任何男人,她都要不起,也不想要。

  米亚很怀疑自己这辈子还有办法跟男人有任何正常的男女关系。

  她盯着他穿的男子长袍。这身衣服绝对是借来的,长袍下缘只到他小腿肚而已,露出底下裹在牛仔裤里的长腿。他肩膀的缝线也绷得紧紧的,这件衣服起码小了两号。

  「后面那个临时帐也在帮人洗衣服,你去问问看她们好了,不好意思。」她转头就要钻回自己的帐子里。

  一只坚硬的大手拉住她的手肘。米亚连忙挥开他的手。

  「妳不要那么怕……」身后低沉的嗓音又带进一点笑意了。「后面那家我昨天就问过了,她们帮我接了三天份的脏衣服,可是我急着要走,所以想再找一个分着洗比较快。是三姨叫我来找妳的,她说妳洗衣服既干净又细心。」

  米亚尽量平静地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回头礼貌地微笑。「不好意思,可是我快要离开这里了……」

  「妳什么时候要走?」思克插口问。

  「呃,就这两天。」

  「这两天是几天?今天明天还是后天?」

  要你管!

  「呃,后天。」

  「好,那就这样了。」莫名其妙一个登山包包就扔在她的脚边。

  「这种天气应一下子就干了吧?那我明天过来拿,拜拜。」

  他大爷自作主张拍板定案,丢下脏衣服就走人了。

  她……她……她没有答应好吗?

  她头痛地拿起登山背包,走回自己的帐子里。

  现在怎么办才好?

  简直是莫非定律,越想躲的人越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还要她帮他洗衣服!她真想把袋子直接从门口丢出去,管他明天穿什么。

  「唉。」钱!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

  米亚认命地把袋子打开,检查一下工作量。

  一种属于男人的汗味立刻散在整间营帐里。平时在帮人洗衣服,她不是没闻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体味。而他的味道,并不难闻。

  她定了定神,翻看一下。

  牛仔裤、T恤、T恤、更多T恤,还有几件衬衫。每件衣服上都沾着某种黑色的泥土。米亚认出这些黑色的土壤是培养土。之前就听人说思克在东漠的实验农场,好像他学的就是跟植物有关的专长。这些脏衣服坐实了那个说法。

  她不由得松了口气,更安心了一点。

  不是阿比塞尔,也不是诺兰就好。

  可是她还是不敢放心。这两天她一直想着要提早溜走,到现在还没有走的原因,是因为她还不知道要怎么走,以及走去哪里。部落间有固定的交通车,可是中间路程要经过太多蛮荒地带。假设有人知道她藏在老部落,只是不敢靠近这个卧虎藏龙的地方,那么她跳进一辆会驶进蛮荒的公交车,无疑是自动送上虎口去。

  他们只要下手劫了公交车,起码一天之后才会被人发现。

  米亚从来是把最坏的事情先打算好,这是她能活到现在的原因。她不会那么放心的假定自己现在的下落是无人知晓的。

  目前最好的方法是部落里有人要外出补货,开自己的车。这样车行和路线都不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开创(上):http://www.sbenshu.com/kaichuang_shang_/